二是作家的研究资料,陈老师坚持要把每个书店

作者: 文学天地  发布:2019-10-31

在这个意义上,陈老师的价值早就不限于史料和方法,他身上那种资料共享、学术公器、天下一桌的精神,如此天然如此真实,使得所有的门派争论显得意气用事。而对现代文学这门学科而言,因为有陈老师在,鲁迅、郁达夫、周作人,张爱玲、徐志摩、梁实秋,施蛰存等等,放在一起,马上有了共同的质地。常常,研究者和研究对象之间,彼此的互文,造就一门学科的品质,对于现代文学而言,是鲁迅周作人张爱玲他们身上的浪漫和僻烈,争斗与和解,加上陈老师们的烂漫和专注,无私与赤诚,共同造就了我们这个学科的当代特征。

  陈子善先生1948年生,上海人。中国现代文学研究会理事,中华文学史料学学会近现代文学分会副会长,上海巴金文学研究会副会长。长期从事中国现代文学史研究,致力于20世纪中国文学史料学的研究和教学工作,编订现代作家文集、全集和研究资料集数十种,曾参与注释《鲁迅全集》。在周作人、郁达夫、梁实秋、台静农、叶灵凤、张爱玲等现代重要作家作品的发掘、整理和研究上做出了重要贡献。著有《文人事》《发现的愉悦》《说不尽的张爱玲》《作别张爱玲》《看张及其他》《沉香谭屑:张爱玲生平与创作考释》《中国现代文学侧影》《捞针集——陈子善书话》等。

《从鲁迅到张爱玲——文学史内外》,陈子善着,北京大学出版社,2017年。

  8月15日,著名现代文学专家、华东师范大学中文系研究员、华东师范大学中国现代文学资料与研究中心主任陈子善先生作客我校文学院,与师生展开一场题为“我的学术历程与学术旨趣”的学术恳谈会。

陈子善教授荣休仪式,华东师范大学办公楼小礼堂,2019年3月31日。

  会上,陈子善先生首先回顾了1981年来长春参加鲁迅诞辰100周年纪念活动的往事,然后以教书、聚书、编书、写书为线索,回顾了自己的学术历程,并介绍了自己的学术旨趣和进入学术领域的契机。陈先生认为作家研究需要有三部分工作,才能构成一个完整的体系:一是作品的系统梳理,二是作家的研究资料,三是时人包括朋友、敌人的回忆和评论。陈先生编书,主要关注现代作家,尤其是1949年后海外继承五四传统的作家。他强调自己不做锦上添花之事,而是拾遗补缺,他的书,往往具有简洁、平实、洗练的特点。

凭的是对书的万般痴迷。所以,经常有人说,陈老师做研究,是半个世纪的坚持,大半辈子的冷板凳成果,以前我自己也这么认为,现在完全不这么看,靠坚持陈老师还能成为张爱玲的收官男朋友吗!他在图书馆里怎么会辛苦,他是大圣入花果山。说到底,无论是坐镇资料室,还是坐镇图书馆,陈老师变废为宝地把职业伤害变成了岁月赏赐。时光流逝,我们被弄得灰头土脸一身世故,陈老师却越活越年轻,岁月不老童心灿烂。我们跟着陈老师开会,感叹学术机制的腐朽,陈老师跟我们讲梁实秋的肉麻情书。我们跟着陈老师旅游,感叹当地的房价也离谱,陈老师却说:看,一只猫!

《说不尽的张爱玲》,陈子善着,上海三联书店,2004年。

《周作人集外文》,陈子善、张铁荣编,海南国际新闻出版中心,1995年。

不过,面对痴迷书香的陈老师,谁都生不了长久的气。郑先生至今还是陈老师的朋友。所以,有些人说陈老师有民国气质,有些人说陈老师是老顽童,其实不过是,他是真正心无挂碍。真正的纯粹。

文︱毛 尖

《郁达夫研究资料》,陈子善、王自立编,花城出版社,1985年。

现在,每次在书店,我试图把书随手一放的时候,就会记起陈老师当年的严肃。当然。陈老师的严肃,是只有对书才如此。那天我们看书店,从九龙到中环,最后到旺角,陈老师坚持要把每个书店看一遍,当晚是郑培凯先生约的七点饭局请我们上海过去的四个人,到乐文的时候已经快七点,我和陆灏都觉得不应该了,提醒陈老师已经迟到。没想到陈老师大手一挥,作出了匪夷所思的决定:现在赶过去也晚了,索性不去了。买书重要。

本文由皇家国际▎永久官网发布于文学天地,转载请注明出处:二是作家的研究资料,陈老师坚持要把每个书店

关键词: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