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独那苍白的面色展现男孩病情十分重,对于孙

作者: 文学天地  发布:2019-10-22

医院的花园。 午后的阳光散发出温暖的气息。喷泉旁一个白衣少年安静地坐在长椅上。眉目如画,气质如雪。精致的五官像是某个能工巧匠耗费毕生心血创造出的艺术品一般,让人看过一眼之后就忍不住发出赞叹的声音。 风儿吹过,枝叶"沙沙"作响。 少年银白色的发丝随风舞动,有着精灵般的妖媚。他闭着双眼,睫毛微微抖动。仿佛整个人置身于另一个时空,完全不知道周遭发生的一切。 窗前的人影久久没有离开,他看着他已经足足一个小时了。从这个高度望过去刚好可以将少年完美的姿态尽收眼底。少年是如此的英俊不凡。仅仅是那样坐着,也宛如一副精美绝伦的画卷。 只可惜…… 办公室的门"喀嚓"一声打开。护士小姐温柔地走进来。 "明澈医生,报告已经出来了。" 人影将目光收回,静静地接过护士小姐递上前的档案袋,几秒钟之后从他的嘴里发出一声轻微的叹息。 "病人的情绪怎么样?" "这个嘛……比我们想像的要平静。" "送他回病房吧。"人影再次转过头看了看远处的少年,他静得仿佛没有呼吸和心跳。静得像失去了生命一般, 护士小姐走了几步,突然想到什么似的问道:"明澈医生,您一定会想办法医治好他的,对不对?您是最好的医生。" 最好的医生吗?在他宝贝女儿的眼里,他一直是个好医生。他知道,对于女儿来说少年是很重要的人。也许连她自己都还没有意识到这点。可是……他能做到吗? 阳光下,少年的身影被铸上了一层金色的光芒。看起来却那么的遥远而清冷……

2、出生

  华夏,龙城第一医院。

图片 1

  在豪华的病房中,一个12岁的小孩躺在上面,模样乖巧可爱,但是那苍白的脸色显示男孩病情很重,柔和的阳光洒在脸上,将那原本苍白的小脸,升起了一抹红晕,添了几分可爱。

" 放心回国吧,爸妈都在,我一切安好。”距离预产期还有两个多月时间,先生因事要回中国,他已经2年多未曾回去了,而我想着当初大公主地震都不出来,并且刚刚结束的房车旅行也没有感到不适,就大大咧咧地安慰先生让他安心回国了,接下的日子也本该按计划风平浪静的慢慢度过....

  这时,例行检查的护士走了进来,和往常一样量体温,检查,做护理等等一系列的工作,就在这时男孩的手动了,一下,两下,三下……护士先是惊讶,然后惊喜,护士的脸上挂着喜悦,激动地跑出病房,去找医生,由于她过于兴奋,所以并没注意到少年在她走后睁开了眼睛。

2015年8月30日,距离先生返回还有3天,距离预产期还有45天,睡觉之前与先生互报平安,他已经返程并顺利抵达台北,计划在此转机顺便待3天转转,台北是先生期待已久的城市,终于要如愿以偿了......

  少年醒来,有一瞬的恍惚,然后抬起手看到他那洁白如玉,可看清血管的手臂,短暂的失神,然后就是困惑,还未等他想清是怎么回事,一大波信息冲击着他的大脑,疼痛的几欲晕厥,之后少年靠在床上清理着脑中的信息。

31日凌晨4点,一股热流突然把我从睡梦中惊醒,立刻感到大事不好,破水了,我要生了!一把推醒身边的大女儿:“快去楼下叫姥姥,告诉她妈妈要生了”,此刻大女儿眼都没睁开居然一溜烟跑到楼下搬救兵了。大概慌乱了一分钟,没等老妈上楼便告诉自己要冷静:现在家里老老小小,只能靠自己,绝对不能自乱阵脚。镇定后脑子里立刻无比清晰,一件件待做事情乖乖排队,此时老妈匆忙赶上楼,因为距离预产期还早尚未准备待产包,便指挥老妈找到医疗卡,招呼大女儿穿衣做出门准备。接下来拨通了助产士的电话,果然是24小时开通,电话中沟通了情况后便被告知不要着急,参照之前产检培训时告知的注意事项,直接去早已预约好的BC省儿童医院即可,她则会同时赶往。之后拨通了朋友Wendy的电话,简直犹如神助,谢天谢地大半夜居然电话打通了,她神速般第一时间接上我和家人赶往医院。

  原来,少年本来是地球上的一个普通大学生,在与同学外出途中,为了救同学,而被酒驾的司机撞死,所以来到了这里,想到这少年不由得想起地球相依为命的父亲,不知他可承受的住,算了既来之则安之,如果有办法离开就离开吧。 对这身体的身份进行了回忆。

到了医院,我的助产士早已赶到并准备相关文件,在医院前台我出示医疗卡核实身份后便给我挂了两个手环,一个是白色,写明我的个人信息,一个是红色,写明我的过敏史,提醒其他医护人员注意。之后便坐上了轮椅被推入一个布满仪器的隔间,换好衣服躺在床上,一系列的检测、登记,护士来打招呼,检测完后接着被推入一个较大的房间,各种仪器更加齐全,还配有卫生间,最初我以为这里大概是进入手术室前的准备房间,没想到这里便是产房了。

  这里是与地球平行的时空-蓝星,这里只有三个大国分别是华夏,提拉斯,阿德兰,这具身体的主人是华夏海城第一世家应家的大少爷-应子阳,和他的名字一样,但是命运却不同,这具身体说是大少爷不过是身份和地位,却没有一丝的温情。

图片 2

  五年前,他的母亲洛云梦去世之后他的生活发生了巨大变化,他的父亲再次娶了海城第三世家-王家的嫡女,说是娶实际上那个时候他的父亲已经和王家嫡女有了一个五岁的孩子-应子羽。

进入房间后,立刻开始安抚大女儿,她即紧张又害怕,小小年纪不知道为什么妈妈要一下子进到这么多仪器的房间,不知道妹妹要出生怎么会让妈妈这么难受,她害怕、想哭但又忍住了,只是紧紧地握着我的手, 轻轻地吻我,真是我的小天使,之后便被带离房间回家等消息了。

  年幼的应子阳和所有的孩子一样渴望亲情,父爱,但是他从来没有得到过,因此对

随后又来了一个温柔的 护士长,她帮我调节室内灯光、查看仪器记录和我聊天,在得知先生不在身边的时候开始劝我要尽快联系他。事实上,在入院的第一时间我已经给朋友和家人说先不要告诉先生,反正他马上就回来了,重要的是他终于到了期盼已久的台北,既然赶不上还不如好好玩得了。护士长得知我的这个想法后,便开始各种劝说让我放弃这个想法。听人劝吃饱饭,于是阵痛之间拨通了先生的电话,他立刻惊了,没想到最担心的事情居然发生了。挂上电话,他那边手忙脚乱,各种匆忙之间改了机票,但也只能提前一天,而他在台北再也无心欣赏,几乎度日如年等待归来。

应子羽十分的嫉妒。 从那之后,他没有感受过父爱只有完成任务与不堪重负的惩罚,本是和所有孩子一样幸福快乐,却过早的结束了童年。由于父亲的警告他不敢与应子羽对抗,父亲的隐瞒使得洛家无法知道他的情况,如果不是三年前,被应子羽推下楼之后,洛家家主-洛寒鹰许久没有看到他前来看他,也许他可能不会在这里醒来,而是在乱葬岗了。

本文由皇家国际▎永久官网发布于文学天地,转载请注明出处:唯独那苍白的面色展现男孩病情十分重,对于孙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