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8%的人认为男人有稳定收入就可以结婚,和一个

作者: 文学天地  发布:2019-10-06

图片 1
  一大早,我就像个女人似的,蜷缩在单身宿舍的小床上,为今天该穿哪件衣服发愁。这真是件费神的事,平时我都是闭着眼睛刷牙洗脸,工作服往身上一披,边穿袖子边往楼下冲。今天不同,毕竟是结婚,也许我该穿得正式一点。
  昨天就请了半天假,理由是去看牙医,实际上是去区政府,和一个女人登记结婚。这可能是我今生唯一的谎言。绝对真实的谎言。
  我的确是去结婚,但我们的结婚跟爱情无关,跟家庭无关,它只跟一套半新不旧的破房子有关。为了帮一个女人分到房子,我不得不挺身而出。今天下午,崭新的结婚证就会交到单位的房产科,验明真身,留下影印件。明天,如果顺利的话,明天我们将再去一趟区政府,离婚。
  这个女人叫许光,是我同事,多年来我们一直叫她光子。我们住在同一幢单身宿舍楼里有很长时间了,长久得就像我们一出生就住在这里。最近,光子看上去情绪不佳,脸色发黄。她把我叫到小饭馆里。现在想想真后悔,我要是不跟她到小饭馆去就没这回事了。可谁叫我是单身汉呢?在温暖的饭桌边,和一个女人相向而坐,边吃边谈,对一个长期单身的男人来说,永远是莫大的诱惑。
  吃到一半,光子突然对我说,哥们儿,跟我结婚吧,把房子拿到手就离婚,放心,我不会逼你跟我睡觉的,我知道,你也不会逼我。我们要睡早就睡了,用不着通过这种形式。
  她都把话说到这个地步了,我还有什么可说的呢?何况我们还喝了不少酒。
  后来她似乎还哭了:妈的,为了这套破房子,我就把自己变成了二锅头。
  我也有点闷闷不乐:我更冤枉,什么都没干,就成了二锅头。
  当然,我并不在乎什么二锅头三锅头的,一个男人真有魅力,就算他是五锅头也无所谓。何况是为了光子。一个人有个朋友很难,有个异性朋友更难,有个多年的异性朋友更是难上加难。
  我今年三十七了。作为一个男人,这个年龄不算大,作为一个光棍,就有点可观了。我知道还有许多比我更高龄的光棍,但我跟他们有点区别。就在今年以前,我一直都渴望有个妻子,哪怕是个长久些的情人也好。我有过不少女朋友,但我们总是长不了。最长的一次差不多有一年,正当我准备向她求婚的时候,她突然失踪了。等我再次见到她时,她已经和另一个男人结了婚。据说那个男人很不错,在单位混得有头有脸,业余时间还是个老字号的股民,尽管很谦虚地没买车,但新买的房子大得令人羡慕。当然,她说我是个好人。她说那话的表情真叫找抽。
  但我不能抽她,她的腰身明显粗笨起来,她可能已经怀孕了。其实女人才是天生的股民,一旦发现绩优股,马上毫不犹豫地出手,结婚,生子,像蜘蛛一样,牢牢织起自己的盘丝洞。我忧伤地看着她微微鼓起的外套,真怀疑那里面装的是我的孩子。我们在一起时,谈论过关于孩子的事情,她说我们的孩子一定不要学小提琴,要学数学,学电脑,从小培养科学的思维,而不是什么艺术细胞,艺术细胞只会让人愤世嫉俗,眼高手低,一事无成。我知道她在骂我,但我不还嘴。我以三十七岁之高龄,白天蹲在银行一把椅子宽的柜台里,晚上蹲在八个平方的单身宿舍,除了一把不成器的小提琴,以及仅够支付经济适用房首期的存款外,什么也没有。这种状况让我惭愧,并对所有的批评逆来顺受。她注意到了我的眼神,垂下眼皮,看着自己的肚子。她平静的表情打消了我的疑虑,她看上去显然心中有数。我的怀疑是多余的。
  今年以来,准确地说,是今年下半年以来,我不再渴望一个妻子了。借用人们常说的一句话,我看穿了。我觉得妻子就像路边的烤红薯,闻起来香得不行,吃起来不过如此。我不止一次被它的香味吸引,又不止一次咬了两口便扔掉。
  光子不愧是我的朋友,只要她出现在我对面,没有一次是轻言细语,出气如兰,从来都是直来直去,风刀霜剑。
  杨厘,不要找借口武装自己了。什么看穿了婚姻!不过是绝望了,投降了,认输了,无可奈何地调整人生规划而已。
  当然,我同样只有默默接受她的批评。能有人骂我,激将我,对我来说,已经是一种难得的温暖。
  光子的年龄我不清楚。从她的眼神来看,我估计她也不小了。一个人尽管可以通过化妆来掩饰真实年龄,但眼神是没法化妆的。当我终于答应跟她结婚时,我看见她不再清澈的眼睛里迅速充满了泪水。为了防止她的眼泪滚落下来,我赶紧用愉快的声音说起了别的事情。
  这下你更嫁不出去了,一个女人有了房子,就等于饥饿的人有了粮食,手中有粮,心里不慌。
  其实我知道她从来就没有慌过。她一直有个没有公开的男友。好几次,我在黑糊糊的楼梯上碰见他,他头一低,从我身边蹿了过去。但我从来没对她提起过,也许她以为我根本不知道这回事。这是单身楼的规则,一开始,年轻的单身男女们还能大张旗鼓地谈恋爱,几次失败过后,就再也没有高调公布的勇气了,谁也不敢肯定这次恋爱一定会成功。与其落下情场老兵的名声,不如在黑暗中摸索着前进,万一又不成,了不起多睡几个懒觉,在被窝里独自疗伤,过几天爬起来再战。很多单身的男女就这样在黑暗中交往了错误的对象,走了很长的错误路线,把好好一段青春岁月弄得无法修改。光子就是这样。她原本有个同学男朋友,俩人热恋了三四年,弄得尽人皆知,后来不知什么原因,突然就分手了。那男的很快就有了新人,光子却像一块坚固的石头,在时间的冲刷中一年一年搁了下来。据说她的态度始终是积极的,相过的男子也不少,曾经创下一个晚上相三次亲的纪录,但拖到最后,我只知道,黑暗中有个影子似的男人,隔三差五轻手轻脚地上楼,直奔光子的房门而去。
  也许光子也开始死心了,所以转而对房子动起了脑筋。
  光子说房子才是最好的归宿,所以我这回不顾一切地要房子,我一定要搞到那套房子。
  说到房子,我们顿时有了说不完的话题。这就是单身汉们在一起的默契,不谈感情,只谈生活。光子建议我先去订一套经济适用房,贷点款,这样一来,为了供楼,也可以逼迫自己去想想赚钱之道。
  大好光阴拿来拉什么小提琴,难道你还想当艺术家?晚了,那些从四五岁就开始学琴的人,还不一定能成器呢。有句话说了又怕伤害你,玩物丧志!
  我挥手打断了她。幸亏是光子,要是别人我就火了。我最恨人家说这种话。我从来没有当艺术家的梦想,从来没有。我只是用小提琴来打发时间而已,就像那些打牌钓鱼的人一样。
  光子开始向我推荐几处楼盘,大讲购房之道,见我无动于衷,又说,如果你付首期都有困难,我可以助你一臂之力。
  我说,你想让我用一套房子来奴役自己的后半生?算了,我住单身宿舍习惯了,房子大了,我怕我会感到寂寞空虚。
  我真的习惯了我的单身蜗居。我不是一个邋遢的人,我的房间虽然狭小,但我搬进来时搞过简装修,从墙壁颜色到日常用品,没有一样不是我喜欢的。
  光子见我不为所动,又说,反正你得调整一下生活状态,不能老是把自己锁在这个小窝里,哪怕走出去赌博呢,不赢钱也可以结交几个赌友。
  我知道这是肺腑之言。我一笑,冲她举了一下酒杯,算是感谢。
  从小饭馆出来,刚刚上楼,一眼瞥见光子房间里亮着灯,我知道,那个男人又来了,我觉得光子也怪可怜的,这样一根鸡肋,她居然抱着啃了四五年。
  其实我没资格说光子可怜。像光子这样的鸡肋我也有过。单身楼里,谁都有一两个难以言说的交往对象。
  我的那根鸡肋是个有夫之妇。她有丰腴的体形,不安分的眼睛,以及从不固定的香水味儿。她说,当她第一次看到我时,简直不相信自己的眼睛,一个如此英俊的男人,居然还是无主之身!她如此直露的赞美没有得到相应的报偿。从小到大,我对“英俊”一词已经麻木,甚至到了憎恶的程度,因为有人曾骂我是绣花枕头。从那以后,哪怕只是听到绣花或是枕头之类的词,我也会浑身不自在。后来,我想通了,有些东西是与生俱来的,并不是我的过错。而且我坚信,如果一个人注定是草包,那么做一个英俊的草包,并不比做一个丑陋的草包更值得鄙视。
  我记得我们好像是从短信开始的。她爱发手机短信,长而且多,看起来特别费事。我曾要求她尽量弄得短小精悍些,她却说,没事,我是在电脑上发的,我打字很快。她在短信里说,她每年都要看一次《包法利夫人》。她说女人们都喜欢看这个电影。我回答:不是说女人们都喜欢看《廊桥遗梦》吗?她很快就回复过来:生活中哪有《廊桥遗梦》?那是成人童话!生活中只有《包法利夫人》。
  我不认为自己是赖昂,或是勒内,当然,我也不认为我们之间就是爱情。事实上,爱情是个极其罕见的东西,绝大多数人都没有碰到过,他们只是相信了自己的错觉而已,或者说,他们宁肯相信自己的错觉。经验告诉我,这是没有办法的事,如果你太执著,你浪费的只是自己的生命,除此以外,你什么也得不到。
  她说她也不相信爱情,她说爱情是有季节的,过了那个季节,再提“爱情”两个字,不是装纯情,就是自欺欺人。
  我们像两个什么也不相信的老油条,轻轻松松满不在乎地开始了约会。
  有时她很健忘。明明几分钟前才说了不相信爱情之类的话,跟着又说,我是个没有爱情的人。她说她一结婚就把爱情弄丢了,从此以后一直在寻找。
  我坦言,你别想在我这里找到什么爱情,我身上没有这东西。她说我知道,就算有,也轮不到我,早就被别人搜刮空了。
  我们这两个对爱情不抱任何希望的人,平均每周一次在我的房间里见面。她似乎比我这个未婚的人更饥渴。当然,我不问她跟她丈夫的性事,她也不问我平时怎么解决。门反锁着,窗帘拉上了,所有的灯光都熄灭了,只有桌上的小台灯低垂着头。微弱的光线无力地洒在地上,我们浑身赤裸,飘浮在幽暗的光线里。这是我们唯一默契的地方,我希望装出主人外出的样子,她则喜欢幽暗的斗室。她说,在明亮宽大的地方,她会不由自主地变成另外一个人。
  她长久地打量我的小提琴,一根一根地抚摸琴弦,我告诉她,那四根弦分别叫什么名字,是什么音质。她递给我欣赏的笑脸,却并不要求我拉给她听。这也是我们的默契,我们不能弄出声响,我们不希望别人知道我们的秘密,虽然这里没有认识她的人,别人也不会贸然闯进我的房间。我想这就叫做贼心虚。
  她喜欢每次来都捎上点东西,吃的,用的,甚至包括纸巾。时间一长,房间里到处是她留下的痕迹。带卡通图案的床单,夸张的靠垫,带布罩的纸巾盒,各种颜色的粘钩,稀奇古怪的陶瓷茶杯,花里胡哨的浴帽,连散在桌上的小别针都是彩色的。我开始抗议,请她不要把这个房间变成她的。我提醒她,这是我的房间,应该有我的风格。她理直气壮地说,我必须看着我熟悉的东西,否则我没有安全感。
  这太好笑了,凭什么要在我这里找安全感?我本来就给不了你安全感,我也没想给你安全感。你的安全感在你丈夫那里。
  听了这话,她像个小女孩那样哭了起来。她说,你简直不像个男人!
  这话太熟悉了,我已不知是第几次听女人这样骂我。
  我不想去安慰她,自己点上一根烟,重申:我真的给不了你安全感,谁也给不了你安全感,你本来就是在冒险。我也在冒险。
  你们男人都这样,得到了就开始嘴硬了。她从我手上抢过烟,满不在乎地架在食指和中指之间。她自暴自弃地叠着双腿,耸起双肩,任腰间那层薄薄的赘肉豆腐皮似的耷拉下来。我想这才是她喜欢幽暗的真正原因,她可以不必面对岁月在她身上刻下的痕迹。
  我就是从这一刻起开始厌恶她的。我仿佛看到了我未来的妻子,她蓬头垢面,沮丧地坐在一个男人面前,半裸,流泪,抽烟,那个男人看上去心不在焉,其实正在盘算如何甩掉她。如果我结了婚,难保我的妻子不会像她这样。她看上去不是个有这方面爱好的女人,相反,她很普通,生活也很规律,如果我们不是碰巧两次在一起开会,碰巧两次都坐在同一个座位上,我们是不会认识的。我们一认识,就很稀奇地发现对方并不像看起来那样平凡,普普通通的外表下,竟隐藏着一塌糊涂的热情。如果我结了婚,难保我的妻子不是这种外表普通里面滚烫的类型。
  这样的想象让我绝望。我没去劝慰她,自顾自想着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她开始抽泣着穿衣服,她的上衣是一种难看的黄颜色,像一块从脓包上揭下来的药纱布。一直以来,我最讨厌的就是这种颜色。她自己擦干了眼泪。她要走了。拉开门时,强烈的光线利剑一般直刺过来,我看见自己双腿惨白,汗毛卷曲干枯,脚指头像一排被遗忘的小蒜。如果不是某种东西暂时蒙蔽了我们的目光,这样的身体该是多么无趣呀!那到底是什么东西呢?我仍然不承认是爱情。
  我们有几天没联系。我关了手机,打算就这样断了算了。想来想去,除了身体上的接触,我们在其他方面,其实很少交流,这样的关系并不是我向往的。没想到,她突然又来了,而且一副不计前嫌的样子,甚至不问我为什么关机。她送给我一条皮带。她让我看皮带的内衬,她的名字缩写赫然刻在那里。我吓了一跳。

二、只要男人有潜力,不爱也婚;

微信公众号:玫瑰格格

图片 2

图片 3

七、为老人孩子苦守不幸婚姻。

不将就,是她对待婚姻的惯有的态度。

“病态”表象:

你没想好要不要结婚,拼命赚钱永远不会亏待自己。

五、官二代、富二代,女人趋之若鹜,甚至跨代出手;

十多亿的中国人口,单身人口几乎占了1/6,可谓数据惊人。

为婚而婚。

这种现象于中国婚姻,几乎是家常便饭。因为该结婚了,所以结婚;因为意外怀孕了,不得已结婚;因为相处时间长习惯了,所以结婚;因为对方跟我的时候是“处”(处男处女),所以结婚;因为为我打过胎,所以不好意思不结婚;因为对方家境好,怕找不到更好的,所以结婚;因为漂亮、英俊、年轻、能生个孩子完成人生任务;因为户口;因为“没有因为”“大家都一样”,所以结婚。

中国这样的穷屌丝数不胜数,尤其是现在房价居高不下,对没有父母依靠,赤手打空拳的年轻人更是造成了巨大的身心压力。

为老人孩子苦守不幸婚姻。

很多婚姻因为怕父母年岁大了、身体原因受不了,而勉强坚持;很多婚姻因为孩子问题,苦苦维系。有的一结婚就发现不对劲儿、合不来,但是已经有了孩子,就打算“等孩子大点儿”再离吧,这一等,便是等幼儿园毕业、等小学毕业、等中学毕业、等高考完毕、等大学毕业、等儿女结了婚;这一等,一辈子过去了。

中国的婚姻,和爱越来越远,和钱越来越近,和五花八门越来越近。这种集体潜意识,可悲可叹!

过去说,中国式婚姻是“嫁汉嫁汉穿衣吃饭”;时代发展后,中国式婚姻,除去“嫁汉嫁汉穿衣吃饭”,还增添了很多杂七麻八的东西,杂质很多。

现在东西多了、贵了,但质量不好了、假冒多了、味儿不对了、添加剂多了、不环保了,中国式婚姻,也是类似状态——亚健康——病态。

以前深圳认识个单身男,每个月拿着3500块的收入,一个人的房租和生活开销下来就基本月光,他深圳混了很多年也没有找到女朋友。

三、幻想“高富帅+没母亲”式婚姻;

新闻下边评论区无数条单身狗留言,纷纷表示恐惧结婚,单身快乐,没有钱结婚,一个人挺好,单身不可怕,没钱才可怕,不论单身或结婚都会后悔……

只要男人有潜力,不爱也婚。

这种现象,相当普遍。男女到了适婚年龄,社会压力尤其是家庭压力比较大,因此,“被结婚”现象应运而生。尤其是有些人,惧怕社会竞争压力,自己扛不起,便希望对方去抗。“少奋斗”“不用奋斗”的思想愿望比比皆是。

光看潜力了,光顾得赶快抓“潜力股儿”成婚了,忘记了爱情;或者把男女的性吸引、新鲜感误以为感情,草率结婚。然而事实是:没有爱情的婚姻,不可能长久。因此,出轨、同床异梦的情况已经多到见怪不怪了。人们在这种大环境中,严重丧失了婚姻安全感。

每个单身的人,各有各的无奈,各有各的开心,各有各单身的理由。

六、为婚而婚;

图片 4

以上报告折射出:中国的婚姻,怎一个“钱”字了得。

没有房子、车子、票子,结婚就是痴人说梦。

上述现象,男女通用,反之亦然。中国的婚姻,怎一个“钱”字了得。

钱多不会气死人,你没有爱情的时候可以让你吃上面包,你拥有爱情时可以让你过得更幸福。

四、为房子结婚、离婚;

和爱情婚姻比起来,房子,车子,票子更让年轻人有安全感。

幻想“高富帅+没母亲”式婚姻。

很多人希望找到“高富帅”、“白富美”,其心理和上述两种现象很接近。而为了规避复杂的社会关系,尤其是婆媳翁婿关系,很多人便希望对方家人越简单越好,甚至极端者希望对方缺爹少妈。有这样一个案例:一位男士丧失了母亲,女人和他结婚很高兴,不用处理复杂的婆媳关系。

但这个男人,很爱很爱自己的母亲,时时处处用母亲的标准衡量妻子,感到自己的妻子处处事事不如母亲,很失望。女人不解:你妈都死这么多年了,我连见都没见过,我招谁惹谁了?!委屈得不得了。本想过上没有婆婆的幸福生活,结果迎来了新一轮的烦恼。而且,男人的妹妹也非常爱妈妈,小姑子要求嫂子对待哥哥像妈妈对待哥哥一样,搞得这个女人不堪重负,夫妻矛盾一波又一波。

这个爱情稀缺的时代,太多人对爱情缺失安全感,人人都怕结了婚受气,受伤或者离婚。

一项覆盖全国的婚恋调查,共收集有效问卷50741份,主要涉及大众关于婚姻、恋爱、择偶的态度。调查中,“谁来执掌财政大权”成为新婚夫妻婚后面临的重大分歧之一,53.2%的女性认为男人婚后应该上交工资卡,但仅有17.9%的男性持此看法。

但根据目前单身的数据,婚姻更如长满刺的刺猬,越来越多年轻人担心为其所伤,站在城外久久观望,不愿轻易尝试踏入半步。

只要男人有钱、有地位,男人有婚也上位。

此种现象,我不举例,恐怕很多人在日常生活中也听得很多很多了。一个事业有成的男人,婚外有诸多女人,个个买房安家。那些女人间争风吃醋,没有宁日。男人乐此不疲,女人也苦心玩味着这种不正常的关系,过着养尊处优的生活。

而且,这种争抢,已经波及到第三代,第三代生怕自己继承得少。这样的生活,肯定不是男人骗来的,而是女人上来的。女人对成功男士趋之若鹜,不成想,吃了肥肉,就别怕长胖,甘蔗哪有两头儿甜?!有的女人因为没有名分,不敢见亲属、朋友,甚至不敢把实情告诉父母,怕老人伤心。

爱情可遇不可求,期待之余,她拼命赚钱,让自己过得更好。

官二代、富二代,女人趋之若鹜,甚至跨代出手。

生活总比我们想象得残酷。有的官二代、富二代,因为有钱有势,两代人霸占一个异性的现象不是耸人听闻。有个大富翁,和自己的儿媳有染,儿子并不知情,一家人就这样道貌岸然地过着。那个跨代上床的女人,为了豪宅锦衣,过着忍气吞声的生活。当然,她的内心并不是很“痛苦”的:一是她有目的,只要目的达到,过程不重要;二是,一人睡俩,演戏生活,暗自偷着乐。

所以对于很多单身狗而言,没有钱比没有爱情更可怕。

本文由皇家国际▎永久官网发布于文学天地,转载请注明出处:81.8%的人认为男人有稳定收入就可以结婚,和一个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