绍兴十六年五月金人遣使来贺生辰,筑室於岐未

作者: 文学天地  发布:2019-10-02

※卷二百二十四改良记。

王墨卿为大金贺生辰国信使。

赐李纲诏(旧校云:李吕二诏俱沈与求撰)。

有警自荆南援之则顺流而下殊易为力今分兵於荆南则吴蜀万里首尾俱应国势自振然後屯田积谷闭关息民宽徭薄赋讲信修睦而措宗社於磐石之固矣。自後荆南置都调控别创一军盖启之也。。又以劄子与吴玠宜持重待敌子曰:某先生不晓兵事偶缘汪閤学至朝廷俾那暂摄制阃所恃宣抚招讨少师老头子秉钺专征全蜀生齿倚。若GreatWall如某无似窃获尸素而。又得职事相闻伏蒙累示守边良算顾深叹有忽。又领此月底十一日关牒金贼侵疆百有馀里焚刦关辅欲令三路蹂践西藏窥伺川口孩他爸躬提大兵捍御想贼素慑威名固已胆破鼠奔矣。然某有少管风辄敢漫为钧座言之庶愚者之虑或有一得耳盖自符离德顺退师虽为小衄而贼所伤毙亦自洋洋朝兵息民遂舍唐邓海泗之地以与之惟贼素无信义(删惟贼至此六字改作金人)一旦拱手得地气骄志得有轻小编之心况彼尝获吾民其中偷生负国之徒必有以本身之虚实利害而导之者故复启其贪婪之心蚕食未已某愚意以谓贼诚无能为也。自去秋以来张大声势下令传檄曰:以某日取泗以某日过淮以某日侵均襄以某日犯金商直欲恐胁朝廷冀以必从其欲尔今贼秦州鸠集签军鸣鼓大唱杀虏人民点火屋庐骎骎龙鹄山长道睥阶成泗和以摇兴洋此真贼匀岂谋国长虑至计哉!某谓相公宜提重兵持重待敌据险守在茂锋伺隙密遣闲探明远斥候无分兵以自弱常处於以一击。若贼势重将在阶成泗和左右积蓄辎重老弱牛羊稍迁近裹而以轻兵邀绝津道。若贼放肆敢犯作者之坚能够安枕无忧。若贼力穷气竭而走则吾能够跟踪而袭之此万全之策也。昔马服君号为宿将方其与敌战也。有一卒曰:得山者胜奢遽从之遂以打响某不肖诚敢自比於此不识钧座能采之否某以为执事之休戚系福建之安危用敢不避僭率冒昧言之伏冀垂察喋喋皇恐(旧校云:按皇太后韦子虽与北盟无涉然因鉴既书之矣。大臣中死者亦书之矣。岂独於太此卷有阙)。

金主完颜亶为齐王亮所弑殂。

行状曰:公还召对便殿具奏曰:窃惟二帝皇族远处沙漠忧愤无聊与夫轻侮受辱可想而见也。尚忍言之哉!臣尚屈指计之如此者盖3000昼夜矣。虎狼用意实欲摧折而消磨之也。。即使上幸主公总师於南耳异时或有一蹉跌其祸可胜言乎!今事虽有可为之机理未有先胜之道盖兵家之事不在交锋接战然後胜负可分要在得天下之心则气百倍虏叛归服。固然,岂会够声音笑颜为哉!心念之闲。

金人在馆馆伴使石清因酒与使客从人有语特与外任日下出门。

古典工学原来的书文赏析,本文由小编整理于网络,转发请表明出处

臣窃闻宰相张浚有奏论使事为兵家机谋於臣所论事理不相同今何藓遂行不可救止臣待罪侍从初有所陈已荷圣知今辅臣谋国君主之所改颜而礼貌之者也。势难以臣故而沮其议牙不当力论致胜徒惑纷繁然臣深思远虑终未晓浚之说须至解析闻於圣聪望主公留意省览姑。且置之圣怀俟何葵归日与浚孰中孰不然使事之凶猛决矣。今则未敢求直也。粘罕总师二十馀年破大辽弱笔者宋虽无远略亦称善於用兵其所职业尽诡诈也。今作者之虚实彼,岂不知也。尚须卑辞执谦然後足以骄其心示弱屈服然後足以平其怒乎!此遣使之无用一也。戊午而後不遣使虏兵亦不来及辛丑遣使则钩引虏人入国熟视而骈曾不旋踵而吉安之警奏至矣。此遣使之无益二也。前自身所使四辈皆朝廷之选侍从之臣闻其入虏境昼夜驱驰略无礼节及见粘罕坐受欺绐忽忽而归未尝得。

春天二十九日丙子刘章为大金贺生辰国信使李邦杰副之孙道夫为大金贺正旦国信使郑鹏副之。

25日己丑赵鼎卒於吉阳军。

朕以大江之西俗轻而悍弄兵之寇无岁无之师旅荐兴民益彫瘵肆圆旧弼往镇临之卿威名德望耸动不时风范想闻人自慴服起於闲馆作笔者价藩匪烦指顾之闲一变潢池之习先声所暨谅拆卫朕之用卿审矣。卿宜以安社稷为已任勿闲中外勉为朕行不必数有请也。故兹亲笔诏谕卿其悉之。

爻曰:包荒用冯河泰萃之世有才能的人谨於武器道具如此谓比不上是不足以生物而行其心也。况时方费力而可忽略不省启大祸於後反谓是为得哉!。。若夫有时之和则实圣贤生杀天下之权商汤事葛矣。而终灭葛周太王避狄矣。筑室於岐未几谋以却敌《诗》曰:乃立家土戎丑攸行文王事昆夷矣。卒伐之《诗》曰:昆夷揜兑矣。惟其喙矣。越越王事吴矣。坐薪尝胆竟以灭吴越语曰:越十年生聚十年教训彼皆翕之乎!始而张之乎!终汲汲德政修立而以生杀为心未尝恃和为安自乐其身而已也。汉高祖与楚霸王和羽归太公汉高后割鸿沟以西为汉东为楚良平进言今楚兵罢食尽释而沟以西为汉东为楚良平进言今楚兵罢食尽释面不击是养虎以遣患也。步步高从之卒成大业刘恒与匈奴和曾无闲岁之甯汉文全有天下谓可和以息民方是时全体公民犹不免侵陵之苦至武帝始大征讨之其後单于来朝汉三百年用于无事唐文帝初定天下有渭上之盟未几托塔天王之徒深切荒漠之地哞其庭系其酋海内始安焉兹,岂非以和为权而亦得之哉!。。若夫石晋之有全世界则不然取那非其道谋之非其人桑难翰始终主和其言曰:愿训农习战养兵息民俟国无内忧民有馀力观衅而动动无不成。若有深谋者考其君臣所为名实不孚於上下朝廷之上专务姑息赏罚失章施设谬戾权移於下政私於上默默之献莫知纪极不日常用事方镇之臣往往昏於酒色厚於赋敛果於诛戮以害於国民朝廷莫知所以御之所谓训农习战养兵息民略无事实维乾所陈殆为空言姑欲信其那时候必和之说以偷安窃位而已契丹窥见其心谓晋无人频来陵侮日甚二十日後嗣不胜其忿始用景延广之议侥幸以战不知其好色怠傲失德非二日天下之心已离天下之势已去天下之财已匮延广不学不知行圣贤之权亟思所以复其耻立其势强其国急於兵战之争事穷势极数万之师夫一夫为之发矢北向者现今为中外作弄言君臣少气无力入伍夷狄者必曰:石晋云:尔仰惟帝王聪明圣知孝心纯一即位的话任用贤才虏(改作金(人闻风而畏之,於是有议和之事国王以太母为重。且幸徽庙梓宫之亟还和之权也。不幸用事之臣贪天之功大肆利欲乃欲翦除忠良以服从於虏而阴蓄其邪心方国家闲暇之时怠傲是图德政俱废而专於异已之去意果安在哉!夫虏日夕所愿欲者欲小编之忠。

寒冬金人遣使来贺正旦。

发威断早定大谋专为战守之备勿主和议以堕虏计实天下之幸甚。

金人以李成知蒙得维的亚府孔彦舟知西京改三朝隆元年二十三年。

林泉野记曰:赵鼎字元镇解州人登崇甯七年第靖康初解潜为河东宣抚副使辟为句当公事建炎八年为枢密院计议官除侍里胥迁中丞金人南侵上幸大梁宰相吕颐浩议复还亲征鼎力争以众寡不敌不。若为避狄之计上遂决航海之行七年累言颐浩之过罢之擢签书枢密院是冬罢为提举洞霄宫金华二年起知建康府兼江东安抚制置大使顷之改督川陕荆襄诸军事未行而虏犯丹东宰相朱胜非失措乞持馀服罢去鼎奏乞亲征以督诸将乃留为巡抚右仆射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兼知枢密院事人幸平江府督韩世忠刘光世李国华进兵淮东战胜虏众荐张浚复知枢密院事罢席益汪伯彦举用马扩折彦质王居正晏敦复陈与义谬刚张致远胡寅刘大学本科沈与求章谊刘世甯潘良贵范冲朱震之徒而人心悦向七年迁左仆射兼枢密院事及太尉之任士民闻之莫不以手加额鼎为政戢吏爱民谦冲礼士犯颜敢谏权幸请谒内降差除整套格止重西峡程氏六经之学元祐党籍子孙多谋擢用去赃吏进正人一时可以称作贤相翕然有摩Toro拉之望八年刘豫寇安庆刘光世以孤军不敢守庐乞退师太平州鼎从其请张浚往江上督军复遣光世还遂破刘麟浚回以鼎私於光世为奏浚。又请上幸建康以图中原鼎谓宜自守未可进乃罢为观文殿大学士知宁波府兼新疆安抚制置大使三年浚罢召鼎复经略使左仆射因请上还广陵召用常同张百分之九十傅崧卿向子諲委王庶督军事和政治七年加特进白衣秀士王伦使自虏还敌复遣人来谈判右相秦会之遂请牙之鼎争不从乞罢乃以检校上卿奉国军节度使知温州府兼湖南抚慰使再罢为提举洞霄宫虏叛盟鼎上言时事政治桧方专朝遮盖其能心欲杀之讽中丞王次翁诬言其罪责授朝议大夫分司Adelaide邵武军居住。又令次翁诬以闻叛盟尝有幸言上亦每衔鼎言语切直责授抚州军节度副使常德安排十八年桧怒鼎不可能自尽令臣僚劾以怨望调吉阳军安放十四年卒年六十元旦野痛之有子两人鼎既死桧憾之不置二十六年黄石大将军汪召嗣教官莫伋希桧旨诬鼎子与赵令矜吃酒毁谤时事政治送在理寺欲加族灭会桧死获免二十四年追复鼎观文殿大学生。

马扩为上大夫行府都精通。

古典工学原来的文章赏析,本文由笔者整理于网络,转发请注脚出处

又曰:赵鼎复相植党亦急凡凶险刻薄之士无湄用使造虚誉而排善类张台属戒自郎官除察院未几迁殿院齐齐哈尔七年秋鼎失眷丐罢戒知其决去即露章请留以徼後福其言狂躁愚弄既罢犹知明斯克盖其党与保持之力也。今录其疏云:臣本贯河东绛州赵鼎本贯江西解州家乡周边军机章京通号曰:西人臣被召除馆职官除里正实自圣恩然人亦或云:鼎进拟是非牙所一无所知也。今赵鼎求去议得皆认为未可臣欲言之则形迹如此俗不言则大臣进退国家生死攸关所系皇上他日必悔之牙初不知鼎负帝王者何事鼎与同列忿争者何语鼎不敢自安者何意牙窃料圣上与鼎君臣之闲质疑已久同列之际猜闲已深鼎不自安非18日若是勉强少留终非可以还是不可以相济圣意已决臣不复言但鼎去之後秦相先悔而天子後悔理在不疑此为可虑耳鼎去之後皇上必不独任能国事如鼎者绝少叟权者甚多後来者不三数月即与桧争必矣。此所谓秦会之先悔者也。皇帝即位十二年而命相凡12位前後拜罢以三十数已试人材可见使後来者皆大过人虽去鼎可也。。若但逐斥异已而迁除附已者徒为狂躁则与鼎何异万一缓急之计。又将复用之使鼎何颜复见太师哉!所谓圣上後悔也。臣今为国王计有三其上可留则用之鼎。若有负於君王者面戒饬之鼎。若与同列不协则面责以先国家後私雠之义其次必不可则姑留之行在古人逸事宰执罢政多留京师非特示恩礼亦以备顾问近时前宰执遂无复敢留行在者乃薄俗可叹非祖宗意也。未罢相则如前30日一到朝堂之类罢相则置之讲筵少俟期月之闲朝政修明边境静劾然後听其远去亦未为晚进退之闲犹为有礼不然去岁召之如彼其急明天去之如此其遽时有急事事有大小臣恐天下不无窃议鼎尚不敢自小编保护馀人不值得一提!臣之区区所虑者国家之安危所惜者君王之举措国君。若感到公论则愿圣心特别审处。若以为迹涉朋附则罪何所逃亦惟始祖。

朕仰惟二圣远狩两年於兹虽迎请之使屡驰而侍膳之期尚远晨昏在念怵惕靡容闲缘酋虏之来归每谕两宫之安报呜呼朕为人之子而未获养其父为人之弟而不能够拯其兄瞻望情伤不知涕泗惟孝弟之至固可通於神仙而小大之臣当共坚於忠义庶戡多难克济厥功以尔资父事君之诚副朕念亲从兄之志咨尔有众咸体朕怀。

二十八年底月车贺在宛城府。

逞欲手动和自动刃之亲杀兵部大将军法比赛居常护卫将军八斤广威宿直将军特赛定远胙王长腾马及其弟建邺里胥查辣子至皆族诛之。又手刃邓王子阿术辅国兄弟三个人。又手刃皇后裴靡申氏并诸刀嫔以放归宗者数辈皆赐死於家大臣战慄待死天天入朝与亲朋好友相别而行驸马都督唐括下率平章政事岐国金强廉访参与政务萧王仲武太常大卿乌达宿直将军队干部诸尚厩局使高景山寝殿小底兴国奴同谋因帝醉入眠先盗骈帝侧弓刀诈称宣命夜召亮等直入诣寝殿就醉寝杀帝时年三十一是夜有保安将军忽突者元不豫谋潜见此辈入寝殿欲行大逆东昬裸体跃起取旁侧弓刀不获忽突先以所执枪剌东昬於壁众乃同一时候向前乱刀斫而杀之遂闭殿门兴国奴传旨敛取护卫弓刀皆不知其详然後屏出敷德殿门诈称前帝宣召大臣等左里胥宗贤夜半入内遂乱刀斫杀并男士并诛之亦召右大将军曹国君阿鲁孛山至则缢杀之遂立亮改号天德迟西晋诸大臣公告天下以失道废亶为东昬王。

※卷一百六十八改进记。

11月金人遣使来贺正旦。

詹大方为大金贺正旦国信使容肃副之。

邵溥为兵部令尹太师府参赞军事。

起娄底二十五年11月八日辛丑,尽二十四年二之日。

人世间号节度使行府权势甚盛实惠行事关送三省密院试行内外无敢违者更易提辖移徙诸军科敛之重以千万计军队和人民胥怨浚方大言进复中原欲独任国事三年元阳逐鼎於会稽至一月淮淝兵变浚贬鼎复相然太史府竟罢矣。。

王彦知荆南经盗贼後城池为墟移治於枝江县彦至始还旧治帑廪空乏无4月储彦依川钱法先安顿交子於荆南管内行使便之渐措置屯田以为出战入守之计乃择荒田分将士为庄庄耕千亩惟山口富里田旧截沮河置千户石塘瓦窑三堰隄水分溉为最良今堰废不治彦亲督将士具畚锸候筑计工70000有奇不浃旬告成公私之利无穷天下论屯田营田实不闯事而得充国遗意者必以彦为首称诏奖谕之。

赐进士出身头品顶戴湖北等处承公布政使司布政使清苑许涵度校刊。

秀水闲居录曰:嘉兴二年吕相颐浩秦会之桧引倾憸浮躁之士列於要近感觉党助谋出吕而专政其党的建设言周幽王时内修政事外攘夷狄故能华为今二相宜分任内外之事,於是降制除颐浩江淮荆浙太师诸军事总兵江上制词云:玩岁苟安非拯溺救焚之意特时自定岂兴衰拨乱之图。又云:尽莱茵河表里之封悉归经略举新秀王侯之贵咸听指呼都省置修政避议更张法度桧领之一月颐浩出帅群小乱朝纷然竞进无复彝叙上乃觉悟颐浩至润州兵溃不能够进引疾求罢召还11月桧贬而局废侍从台谏往往坐媚灶爱去余守会稽勿除同太史军囊章力辞极论利害至数千言後旬日改除参与政务孟庾时庾同韩世忠湖外讨贼回就用于代颐浩所贪可罢八年三之日余双奏适虏使来执政皆言江上不可无迎接宜待使回四月使人回余。又秦始得旨庾赴阙士大夫府罢是岁6月颐浩罢政四年夏初张浚被罪陕蜀无大帅言者有章云:若无大帅必失西蜀11月蒙上宣谕曰:西帅难基人朕欲以参与政务赵鼎积压枢密院为川陕宣抚处置使如张浚好玩的事余曰:圣谋如此牙不敢不奉诏自是言者益力而踰月无处分4月余以疮疡谒告十馀日忽奉宸翰如前旨翌日执政见访谈疾鼎语余曰:今川陕兵柄皆属吴玠大帅无她能玠能足矣。然玠见为宣抚副使。若官与之同,岂可制乎!余曰:公民意愿如何具有见胡不奏。且公以元枢出使岂论宣抚耶鼎曰:愿得一使名在宣抚上者方为之余心知鼎欲参知政事即曰:偶拙病未愈不可能造朝公不欲自言即同官亦可言也。鼎唯唯後二日再奉宸笔改命鼎提辖川陕荆襄诸军事是时余起复居位已累上十二章丐持馀服鼎窥宰席甚急被命殊不乐申请数十条皆不管事如随军钱物须七百万缗之类余参告进呈指此一项奏言昔闻玉音赵鼎出使如张浚好玩的事上曰:然余。又曰:浚自行建造康赴蜀朝廷给钱一百五100000缗今鼎所须三倍以上今岁郊恩所旨不赀上曰:柰何余曰:欲支第三百货万缗半出朝廷已如浚数半令所部诸路漕司应副上悦之既退鼎怒语云:令本身作乞儿入蜀耶迁延久之郊後余得请鼎果相不复议蜀帅两年春鼎迁左相张浚右相并带太守诸路军事浚统兵往来。

赵鼎加左光禄先生。

良沦没耳欲小编之尽失天下之心耳欲我之将士解体不复振其气耳欲小编之怀於晏安以甘於酖毒耳后天用事者一切徇其所欲甚而毕为之非常的小约!与虏为地欤身死之日天下举酒相庆不期而同下至田夫野老莫不以手加额其背天逆人不忠於君而天下人皆恶之如此。且彼曾不思虏之於小编其爱之而和乎!其有馀力而肯和乎!其国中亦有制约之虞而和乎!其图之於後而和乎!臣谓虏有大雠大怨不可复合譬。若一叶之显著日之和必其酋帅携离人心睽异始为行动以息近来边图取江淮以去除後患之心里面未尝二十七日忘也。惜夫前日用事者独欲为身谋坐失事机二十馀年误天皇谋不知为整个世界国家谋坐失事机二十馀年误圣上国家大事有识之士何人不伤心。。且夫贤才不用政事不修时势不立而专欲责成受命於虏适足以招轻侮之心而正堕其计中鲁连子所谓彼将有所予夺梁王安得晏不过已乎!甚可痛惜者也。敌国之人何自而畏敌国之心保自而服敌国之难何自而成迟以时日百姓离心将士消极国亦危亡而已臣愿皇帝鉴石晋之败而法商汤周太王文王之心用越鸠浅之谋考汉唐四君之事以保图社稷深思大计复人心张国势立政事以观时机未绝其和而遣一介之使与之分另曲直逆顺之监护人必有成臣不孝之身亲养已绝含哀忍死其亡无日徙能为主公言之而已臣。又复思祖宗之德在满世界至大至厚太平之治多历年所三代盛时有无法及恭惟帝王禀乾刚之资辅以缉熙之学何治而不致愿太岁充其志气扩其智慧谷雨在躬如太虚然惟善之从三省宰执沈该万俟禼汤思退等见之大怒以为虏初未尝有衅岁时通问不啻如胶漆而公所奏无乃。若祸在年岁闲者或笑以为狂台谏汤鹏举凌哲闻之章疏交上谓公方归蜀恐摇摆远方有旨复令永居住候服痊日取旨。

白藏汤鹏举为大金贺正旦国信使石清副之。

1月梁向往知金州兼金均房州安抚使。

春日贺生辰国信使李鼎夏副之。

金天陈诚之为大金贺正旦国信使。

绍兴十六年五月金人遣使来贺生辰,筑室於岐未几谋以却敌《诗》曰。起温州三年七月,尽11月。

十1十一月金人遣使来贺正旦。

赐进士出身头品顶戴辽宁等处承发布政使司布政使清苑许涵度校刊。

朕以湖湘八州之地西通巴蜀为国上游往连盗区一方骚动比者招辑虽已略平而风俗剽轻或易生变允藉耆德往镇抚之乃起卿燕闲里头而属以地点之事庶期谈笑坐以销弭慰彼黎元增重时局而抗章固避殊咈朕怀惟卿社稷元老身任安危必不以内外为闲谅应闻命慨然引途故兹亲笔诏谕卿宜悉之。

十12月金人遣使贺正旦。

金人遣使来贺正旦。

季秋华旺败伪齐於光州克光州。

叶义问奉使金国回颇知金人有渝盟意乃谕意殿中侍少保江澈奏陈虑之有素则事至而安列虑之无素则事至而仓卒靖康之变可为黾钅监今诸将自和好的话各拥重兵高爵厚禄坐致宠荣养成骄恣朝廷宜有以慑其心作其气战士以会艺回易专於记录本役而。又有老弱病痛之不汰逃亡之不补宜有以蒐阅之使有斗心而乐为用大方职事平居常患其多差除特别临事要人则叹其无有当预选贤才不宜泥资格观阀阅缓急非有益矣。。

严月董先为辽源驻劄御前左国民政坛军事委员会侦查总计局制。

阳节李纲知洪州兼江巴尔的摩抚制置大使(旧校增史作李纲为皖西制置大使)吕颐浩知潭州兼甘肃安抚制置大使席益知明尼阿波利斯府兼金奈涧四川政坛利羲路安抚大使。

明日已定之信誓岂复能为国家长虑却顾哉!徒以去公共年居闲日久朝夕之所希望者惟冀复用尔殊不思圣Peter堡初年宣抚於外任性妄为历五春秋信赖匪人杀戮老马轻失五路坐困多瑙河江淮军队和人民咸被其扰耗公帑而市私恩纵狂言而无良策已试之效如此还不错言勇哉!议者谓前此权臣曾被其荐故虽洊致人言姑窜近地而已今浚身在草土名系罪籍邀誉而论边事不恭而违诏旨岂知所谓以道佐人主者耶。又况居忧者当以纯孝存心为臣者当以恭顺承诏而浚以杀戮为事是罪不容诛也。以悖逆为意是不忠也。乞量寘典刑屏之远方。又言前宰臣张浚学术迂疏智识浅短刚果自任轻肆无谋器小任大自取败失屡矣。去冬皇帝施旷荡之恩还浚贬所复其旧职付以帅阃所以遇浚厚矣。浚既衔忧去职理当阖门自省乃复倡为争论以是不惟安危之计独狥偏私之见获罪天下公议所不贷也。浚初领兵於陕右妄行诛戮而五路至於陷失暨居宰席措置乖方淮西一军旋致溃叛天下莫不怨之是浚无所施为动必颠跻曾不追省愚愆犹肆大言欺傥坚纠纷以倡率远方之人虑或生患。又言访闻浚之评论每及时事政治凭愚护短专务立异求售明天之臆说以幸以往之复用臣恐远方遐徼民听易惑别生事端有旨张浚复令赤峰居住候服痊日取旨。

赵鼎安置在国外者凡数年秦相朝旨令吉阳军月具鼎存亡申太史省鼎遣人呼其一子至谓之曰:枪必欲作者死也。小编。若不死当诛及自己一家自个儿死则汝曹无患矣。付以後事不食而死年六十三四方人闻之。

10月张浚加光禄大夫。

十5月续知荆南府。

金国岐王耀鹏弑其主亶自立。

王彦知制荆南兼充峡州日喀则公安军安抚使。

本文由皇家国际▎永久官网发布于文学天地,转载请注明出处:绍兴十六年五月金人遣使来贺生辰,筑室於岐未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