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四月二十八日辛未张戒奏论金人遗使诏谕江南

作者: 文学天地  发布:2019-10-02

炎兴下帙一百二十五。

炎兴下帙八十五。

炎兴下帙八十四。

起玉林三十一年春王16日辛未,尽其日。

起温州五年十3月三日丁未,尽三十三日戊辰。

起宝鸡五年10月二十17日丁未,尽八月。

嘉兴三十一年华岁七日乙卯夜雪有雷侍抚军汪澈上疏(旧校云:按前卷编至二十五年止此卷接以三十一年所载三阳辛卯夜风洪雨雪云云与正史同岂三十年内无一事可纪耶。且如遣虞允文贺正旦徐度贺生辰之邻近宜大块文章者面此编无之卷数虽连当有缺页无疑)。

十5月17日丙戌张戒奏论金人遗使诏谕江南事。

十十20日辛丑殿中侍太师张戒奏论和议不可成。

丁未夜沙尘雷雨雪一夕交作是春大雪两雪格外人情疑畏侍里胥汪澈奏言春秋鲁平公时中雨震电甲申大雨雪尼父以二19日之闲再有天变谨而书之今一夕之闲而二异皆见此阴盛也。今臣下无奸萌戚属无乖刺无尾大之势无女谒之私意者殆为夷狄乎!天心仁爱国王故以此示警欲皇帝思患而豫防之愿太岁饬大臣当谨边备寻有旨令舆论人台谏条具消弭灾异之术防备盗贼之宜澈复备陈灾异之由因言十二事如置使上流以总军务益李宝兵以备海道拨置松江帅守收拾两淮人民等皆其急务。

金人遣张通古为江南诏谕萧诏为明威将军以副之朝廷遣起居舍人范同为接伴使。且进入国境丁亥张戒以台这收本职上殿因进劄子云:臣昨疏十二事帝王虽嘉纳宫廷未尝实践示弱招侮理在明确王伦遽回虏使遂有江南诏谕使及明威将领之号不云:国而直云:江南是以自己太祖待李氏晚年之礼也。曾不得为孙仲谋乎!一则明威一则诏谕此双方何意虏云:诏谕臣不知所谕者何事虏。若果欲和则当以构和之名来而何诏谕之有臣观虏使先天之事与后日大异礼必不屈事必不从臣为朝廷计上策莫如峻辞拒之基次。且勿令遽渡江先问其官名何意诏谕何事礼节事目议定得实在而後进退之尚可少忽乎!。又曰:臣自身酉岁论战必败凡七年而後验臣今双谓和无成岂惟无成终必招寇亦愿圣上记之是日午漏戒再具奏曰:臣昨十10日面奏臣观前些天宫廷措置太后虽。

金国遣乌陵思谋石少卿来构和。且有还中原故地还梓宫及归渊圣之说殿中侍抚军张戒以谓故地梓宫及渊圣必无可归之理或恐太后能够还耳乃具奏曰:臣昨7月四日蒙赐对尝力陈和议恐难成之状似蒙圣恩慨然开纳。且曰:卿言善和议成否当置而勿论但严设备目今白衣秀士王伦既虏使随至两个国家之交谋议波折小臣不敢与然其略可耳剽而闻估计而知也。臣备员太守国有大霸气义当尽言况已蒙开纳敢不毕其说臣窃为明日之议理有可必者画大河为界复中原还梓宫归渊圣此必不可得者也。各务休兵音问往复或归笔者太后此或可得者也。两个国家之构和犹两家之议婚姻也。家声不敌虽有良媒一定无法谐婚姻之好国势不敌虽有虏使一定不能够解侵伐之难虏强自个儿弱国势殊绝事之可以还是不可以岂在一使人之口易者可得而难者必不可得理则然耳其或反映狂。且痴矣。敌国以自己。

校书耶王十朋劄子乞用人古时候的人望(旧校云:以梅溪集校)。

有可归之机未必有得归之理蒙圣问何故臣奏乞候王伦回日为帝王谋之。又云:主战主和政如医师喜用白露大热药夫寒热,岂可专项使用一物用药贵对病商量贵中理臣谓明天和战二议虽不可尽废要不可专主唯有严兵谨守此议可专主耳。

为狂。且痴则焉得不招寇乎!臣恐其以此卜我也。笔者。若惧以增德则彼必认为智而不敢伐小编。若喜而自宽则彼必感到愚而无所惮昔智襄子欲袭卫遗之乘马先以之璧卫君大悦诸先生皆喜而南文字独有忧色卫君问之南《文子》曰:无方之礼无功之赏祸之先也。小编未有往而彼有以来是以忧也。,於是卫君修津梁捍边境城市智瑶不敢伐小编今未有以胜虏而虏初非惮作者虏一废刘豫而自有中华乃遣白衣秀士王伦回扬言讲和。且有复中原还梓宫归渊圣之意此正所谓无方之礼无功之赏祸之先也。南《文子》所忧而感觉善意可谓智乎!石勒欲擒王浚而奉栈刘琨郭威欲篡汉室而迎立湘阴恐敌或乘之也。臣揣虏情。若非袭小编则必恐作者或乘其後耳是皆款本身之意而柰何信之中原之复不复梓宫之还不还渊圣之归不归一言可决迁延往返事已可以敌国愚弄使人延慢於小编臣恐不足以讲和而适以足招寇复中原还梓宫归渊圣臣子之心孰不愿然以兵取之则足以货取之则不可非惟不可亦必英里亦或得之可是如童绩买燕云:之地虏人暂去复来财地卒两失之耳自古,岂有兵不能够胜货财能够却敌复国者或兵强而後战可胜克制而後中华可复梓宫可还渊圣可归苟力或未能则勤修厥政严设边备可也。不知务此而听其枝词游说侥幸万一欲中原无故自复梓宫无故自还渊圣无故自归不劳力而坐享成功臣窃以为过矣。事之必不可者臣既力言之其或可者臣亦妄为君主谋之辄罄愚直如後乃画十二条尽切事机贴。

臣一介小官不识禁忌不知朝廷事体爱君忧国出於个性妄怀嫠不恤纬之心窃闻道路汹汹咸谓虏情不可测有南下牧成巢穴汴都窥伺江淮之意庙堂之上帷幄之臣必有料敌制胜之策臣没有办法知道然议者以谓边奏有警同群臣恐惧相顾闻稍甯息同恬然便认为安。且谓敌有内虽势必不来夫不恃小编之有备而幸敌之有难某谋国之术亦疏。且殆矣。自行建造炎现今虏情未尝不内相残贼也。然一酋毙一酋出(删此六字改作健者不乏)其势愈炽曷尝为神州利哉!要在为此自备怎么着尔笔者先有备敌虽疆而不足畏小编苟无备敌虽有难幸之何益彼,或不以有备为畏乘笔者稍怠长驱而来其将何以御之耶臣认为御戎之策莫急於用人用人之要莫先於人望盖知人之术自古所难萧相国不生孰能荐神帅韩信於未著名之日孟架复出亦必取干於国人皆曰:贤姬寿曼以民誉面用六卿遂成复霸之业元代以人心而起谢安石遂成破敌之计国家宝元庆庆历闲明朝叛命仁宗太岁以经略安抚之任付之韩琦范希文四个人雅临时望军中有一韩一范西贼破胆之谣兵相当小用而元昊臣服皇祐中用文彦博富弼为相朝士相贺仁宗国王曰:古之用人,或以萝卜苟不知。

15日庚戌张戒奏论和议利害。

黄云:臣谓渊圣固不可归而太后或可归自古伐人之国得其家而归之者易得其君而归之者难君之去来系於胜负而家则无与於事理势尽管虏人贪婪惟利是视(删理势至此十二字改作以此揆之)太后有可归之理昔太祖常痛恨开运猾夏之祸自登极专务节俭乘舆服用任何简素别贮供御羡馀之物谓左右曰:俟及三百万缗当移书北虏赎清朝陷番百姓况天皇为太皇后虽缩衣减腹可也。然亦须国势稍振兵力稍强乃可望耳齐弱周强而宇文护之母遂归况天子有大半天下欲报之德昊天罔极可不勉哉!。

人当从人望萝卜岂足凭耶元祐能服人如此今。若内外士夫军队和人民口无差距辞咸谓有天资忠义材兼文武可为将相才有长於用兵士卒乐为之用者今。又投闲置散无地自效或老於蕃郡以泯没其材内为谗邪之所穷疾外为夷狄之所窃笑天下议论愤闷抑郁臣愿国王断然为社稷计起而用之以从人望能够作士气能够慰人心能够寝仇人之谋能够图复苏之计君王纵未即大用之变宜付以江淮重任自当一面为国GreatWall变可无西顾忧矣。臣。又闻范文正初以言事尤为宰相吕夷简所恶斥逐於外西方用兵仁宗始思用仲淹夷简荐之亦力仲淹果能学有所成夷简不失为贤相君主当以仁宗之心为心大臣当以夷简为法相与录取天下贤才以为相安无事之计天下幸甚社稷幸甚乞以旧宰执侍从之臣名节素著或守远藩或食祠禄或已休致或在谪籍并宜起废置诸朝列其名声风范足以耸动临时谋谟措画必有大过人者将有无畏称善战者亦宜分置於荆襄江淮用认为爪牙藩屏用贾太傅众建诸侯而少以贺驭之如是则异人辈出能够供任使矣。猛虑在山藜藿为之不采国有人焉难当自消臣认为御戎之策莫斯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学於此。

癸酉张戒再具奏云:人臣谓谋国只当自勉不可侥幸偷安果得偷安犹可但恐屈辱已甚而偷安亦不得耳讲和而是则足以息兵非则亦可以招寇也。。

太史中丞常同户部参知政事向子諲中书舍人潘良贵并罢。

校书郎冯方劄子论措置之策。

礼部县令曾开奏论不当讲和。

遗史曰:先是秦会之向子諲范同请与金人讲和魏矼常同虑其诈和请善备之潘良贵主战上鸽坠座官共议子諲执讲和良贵大叱之及同奏事子諲与良贵交争於殿上上知同为子諲辟客必草乌諲也。故固问於同同乃以称和为非而以良贵为是大忤上旨由是同及子谭良贵皆罢以同知唐山同字子正邛州人父安民为侍太守事哲宗常言蔡京之罪被贬书名元祐奸党世多其忠同以政和八年登进干第累官知阜阳马斯喀特四年宰相吕颐浩荐其纯正擢军机章京中为节度使中丞(旧按云:宋史子諲入见语言烦亵潘良贵叱之退者再高宗色变閤门并弹之常同言良贵无罪忤旨,於是三人俱罢子諲出知平江府金使议和将入境不肯拜金诏乃上章力言宜却勿受忤秦会之意乃致仕则子諲之甩掉正以不对应议故也。遗史所载是非失实诸类此不可不辨)。

臣闻道路之言感觉虏人将有败盟之意臣窃谓商酌定然後能够言措置定然後能够言成败何谓商讨定然後能够言措置今之议者不知以和为可保欤欲和者在自家制和者在彼彼初无礼义也。利则旋来不然。且已自败榷场以後目急十15日广有调发另无邀求不可窥测。若曰:添岁币则彼之互市之所入岁以钜万计略不管一二及议者犹欲以赵元昊待之谓绝岁币能够使之坐困添岁币能够使之弭伏变已疏矣。。若曰:遣泛使则将命往来可是谨守常议而已互为隄防例不敢非凡出一语虽百辈何益遵从吾之国势未振使人无不菲假借虽有富弼者闪不能够与虏交口辨事也。。若曰:吾奉事之惟谨彼将有所不忍则史册所载小国之事强国其谨亦多矣。齐王事楚楚襄王事秦非不谨也。秦岂以谨故不加兵哉!臣愚一再熟认经为虏人之于谨伐梁是时元帝方与父母官讲《老子》,或曰:魏兵。且至丁未罢讲,或曰:魏不来甲午复讲而江陵受围乃。

有报金人遣张通古持诏而来礼部令尹曾开以谓不当忘仇雠而讲和好乃具劄奏日臣闻越王鸠浅因夫椒之败棲於会稽切齿忿忱不忘报晚上虽卑辞豪华礼物臣妾於吴奉币贷粟外示衰弱然劳身焦思坐卧尝胆折节中尉阴为兵备者二十有二年乘吴之隙一举而灭之会诸侯而致贡於周横行江淮可以称作霸主此无他坚大志而谋先定故也。楚地点千里带甲百万制伏攻取尝雄於诸侯而惑於张仪之言贪商於之地东绝强齐之好西受暴秦之欺怀王加入关贸总协定组织而不归顷王逃归而不耻甘心侵侮日益颠错土地蹙削国祚衰微终至并吞嘲讽後世此无她贪近利而忘远图故也。今女真之於国家有秦人欺楚之势而自身之待彼也。无越人报吴之心信其诡谋侥幸讲和稽从前古为可忧考之今事为难信而朝廷不思有以伐其方。且忘大辱甘臣妾贬称号损金帛以贵重之时为无效之事可不为恸哭流涕哉!《书》曰:不作无益害有益。又曰:朕志先定询谋佥同鬼神其依黾筮协从今欲加强宗社会养老保险守卫边疆圉安辑黎元经画国事。若帝王不选一志不去无益其为啥成功乎!夫戎狄豺狼不可保也。自用兵以来信使方至兵辄随之都已经然甚明之验不待考诸古而可见况今虏(改作敌酋之在京师者方建镇南之号增屯戍之守置战舰备糗粮简双丁无非为入寇之计而自个儿乃日夕冀望和议之成,岂不惑耶恭惟主公仁孝诚至哀慕深入则迎奉梓宫之使不得不遣今既再往矣。梓宫之来杳然无期而托以构和虚费时月使彼可决何须纷繁为她说乎!窃闻虏(使方责笔者以招降之事是求衅隙,岂非自取哉!伏望君主以越为心以楚为戒无忘大耻无惑和议坚心定。

刘移军宁德府。

缚手无策急召王僧辩於建康王琳於荆州未至而城墟矣。初朱翁子在围中按剑进曰:惟斩宗懔黄罗汉能够谢天下帝曰:曩实吾意宗黄何罪臣尝读书而悲在此之前几天之事抵触贵乎!一定从事欲其万全宵衣旰食与诚意大臣日夜谋所以立国之道使不至仰人求活则相互安静来则有以待之勿以往天之报急而焦劳明天之报缓而闲暇孟子曰:汤以七十里文王以百里未闻以干里畏人者也。。又曰:君子创办实业垂统为可继也。。。若夫成功则天也。君如彼何哉!强为善而已矣。何谓措置定然後能够言成败不知两淮已有备否议者皆曰:结民社矣。夫民社者保聚可也。应援可也。护辎重可也。独不可迎敌耳建炎四年冬虏人再犯淮甸是时兵民无虑十四万虏兵才万人来去自。若如入萧疏之地两旁那迎敌必如吉林之弓弓弩手而後可也。臣欲乞以见耕之田蠲其赋役率为亩二百而出一兵不可则三百。又不行同四百足以招之而止未耕之田。又加优焉大致使为兵者常逸为民者常劳磨以时间可使有勇州县所蠲一钱朝廷与之一钱不过捐捌仟0缗得万兵矣。军不振则民兵不能够自立不知两淮已有兵否建炎二年七月14日虏人渡淮明日次扬子桥。若复乘虚二日一夜长驱临江则江南人心动摇矣。朝廷近以武臣典然所遣皆无兵马虽韩彭何益臣愚乞以营田为名择见管国民政党军事委员会考查总计局制官之循良者全军出守因此耕作而入其租增置左徒以氵莅民事然後命新秀中为民属望能够附众能够威敌者使统两淮营田如此则时局强藩篱固欲守则守欲战则负于则能够削走则足以诛矣。臣无任昧死纳忠之至。

志一於图治使政事修於内兵将强於外则虽不求而自和矣。巾黄臣窃见虏使之来所系甚大前后臣僚章疏劄子皆论及那一件事者愿君主悉以降付三省枢密院使辅弼大臣集侍从官预加熟议使应酬之闲不至失误庶无後悔。

刘自庐州召还以CEO马军司公事移军屯守上饶府王庶请之也。。

湘山樵夫湖州正人论(旧校云:湘山樵夫不知何人岂畏秦会之之威而自讳其姓氏耶按二百二十八卷载HTC遗史曰:四川举人梁勋夜行昼伏归朝上书言北事极详。且言金人必举兵秦会之怒押赴佛山编管桧死朝廷取勋已死矣。至是人思勋之忠义云:余谓勋初登一第非叵魏公诸贤有官守言责可比乃力阻和议致触怒权奸而死其大节为尤不可及惜乎!其所上那书不传也。此纪见遗因论及之)。

17日辛亥令侍从台谏说思讲和霸道条奏。

七日丙申张戒奏商谈务先战守。

张浚和议之初浚即移书执政力责其非屡上劄子力伸前议言愈切坐言章谪连州久之移毕节。

金国使张通古箫哲进入国境上欲屈已就和已与秦会之议定更令侍从台谏详思条奏乃降旨曰:有大金遣使至境朕以梓宫未还母一在远陵寝宫阙久稽会归兄弟宗族未得汇集南北军队和人民十馀年闲不得苏息欲屈已就和在廷侍从台谏之臣其详思所宜条奏来上限十七日进入。

王室议遣白衣秀士王伦奉使迎请梓皇城中侍太守张戒以谓会谈务先知战守乃奏论和状其只怕云:臣为朝廷计外则姑示讲和之名内则不忘决战之志名则不忘决战之志而实质上严兵据险以守此诚至论而臣之所在此以前後进言於主公者也。自古能战能守而能和者有矣。未有不能够战不能够守而能和也。。又曰:使真宗无萧挞览之捷仁宗非庆历之盛虽有百曹利用百富弼,岂会和哉!。又曰:苟不能够战。又不能够守区区信誓岂足恃也。上甚纳之。

赵鼎坐和议不合罢相後谪吉阳军薨於贬所。

礼部尚书曾开奏不当讲和。

11月白衣秀士王伦加端明殿博士使於金国以请梓宫。

胡铨和议之初铨上言乞斩秦相孙近白衣秀士王伦除名编管新州。

右臣伏奉今月二10日诏旨云云,臣蒙器使叨冒侍从待罪礼司欲进一言特建一论则臣有僭越之罪今臣幸蒙诏训条具利便以闻臣万死不辞之诛醢俎之罪极言切论之。且虏人之论议必不出此策欲穷国内欲慢作者势欲弱作者兵讲和而用事释怨以兴师臣恐此羁縻之道当思雪愤之耻臣伏见君主三遣白衣秀士王伦迎梓宫费耗巨亿终无梓宫之还臣子莫不听信酋虏,岂有讲和之议是故岁中两遣使者光降欲议割地之礼今朝廷信此等之论故倾心待之今国王跌睿旨条具云:欲使君王委质於旁人昔魏祖欲并宋朝吴主将欲迎之鲁肃建策於孙仲谋曰:肃可迎之将安归乎!。且一吴大帝尚思世界首次大战终峙西夏况帝王承艺祖拨乱戡定之区秉列圣守成修文之业面不揆此耻也。今贼提出增岁币之语。又是存心不轨也。是故贼贼提出增岁币之语。又是包藏祸心也。是故贼岁中多来此观笔者衅而操我策,岂不竭作者力而慢小编兵哉!臣未喻其言也。。且岁币乃邦赋之馀则可慢小编兵哉!臣未喻其言也。。且岁币乃邦赋之馀则足以供之昔章圣不欲竭小编力而付之虏富弼乃议榷场之货百有五八万所收乃其地所入章圣故出圣断今遽得之故疆开销几何皇帝竭民之膏血而缉理之京师乃诸夏之本也。君主,岂不欲都是正人君之号立宗社而清皇宫修园寝而迎渊圣萧疏之馀供此不赀之费几年而得安何年而臻治迫於国用稍有不前则刘豫是其范围也。臣愿皇帝睿断挫其来使,岂不幸哉!臣为帝王策之今作者兵革坚利有愤威之勇效死之力尝胆思奋是故贼有和之议愿主公戒诸军将增修武器器械牢固边陲发扬征讨之令,岂不人人敌场既作者增修武事以观其衅乘机进兵於都邑非贼敢有也。议但是圣上虽不遽绝其使但以古礼而待之则亦不可费兵而专候於她也。皇天照临此心事无不济矣。。若屈志於贼臣愿先刎颈以谢众议愿太岁察之焉臣具此数言未尽愚心续当面谢进呈以闻谨奏(旧校云:今君王落睿旨条具下疑有阙文)。

金国使乌陵思谋来故复遣白衣秀士王伦也。。

胡寅任起居舍人上疏力言金虏不可议。

礼部上卿曾开罢为宝文阁待制宫祠。

二月七日丙午诏申饬边备。

和坐言章谪新州。

曾开奏论不当讲和与夷狄共事不报开见秦相具言不可通和之状桧不答开引石晋奉契丹之祸以证折之桧怒曰:提辖知旧事桧独不知耶开以言不从即乞罢去遂除宝文阁待制宫祠。

诏曰:日者复遣使人报聘上国申问讳日祈还梓宫尚虑沙场之臣未谕朝廷之意遂弛边备以疑众心忽於远图安於无事所以遏奔冲为守备者或至阔略练甲兵训士卒者因废讲求保御乏善後之谋临敌无制胜之策方秋多警实轸於衷尔其严饬属城明告部曲必谨必戒无忘捍御之方愈远愈坚更念久长之计以求无穷之固以成不拔之基凡尔有官咸体朕衷。

本文由皇家国际▎永久官网发布于文学天地,转载请注明出处:十四月二十八日辛未张戒奏论金人遗使诏谕江南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