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们想吃了别人的神魄来扩展和煦的神魄,还也

作者: 文学天地  发布:2020-03-18

  1948年,南斯拉夫探险家帖波尔·西克尔得知巴西边界的丛林里住着六个未知的民族,其中有一个部族是吃人的。

他们并不是因为肚子饿才吃人,丛林中有很多食物,他们是为了“心灵”上的缘故。他们相信吃了人肉,同时也吃了人的灵魂。他们想吃了别人的灵魂来增加自己的灵魂。

  西克尔对这个消息很感兴趣,因为当时人类学里还没有人考证过这一点。西克尔决定冒险去探察传说中的吃人部落。小探险队除了西克尔之外,还有一位阿根廷医生、一位阿根廷植物学家和西克尔的女友玛利。他们乘独木舟在玻利维亚布兰科河上航行了一个月,越过了玻利维亚和巴西交界的瓜波累以后,便进入了巴西境内的布兰科河。

我们这个小探险队有4名队员,一位阿根廷女医生、一位阿根廷植物学家、玛利和我因为当时人类学里还没有说明在美洲是否有食人族,我们决定启程亲自去调查。

  这段路程是很艰苦的,因为他们是逆风而行。河流是森林的血管,在河流的两岸生命是最活跃的。丛林在河两岸格外的繁茂,随时都能发现罕见的花木。所有的动物都到河边来饮水。有一次,在河流的拐弯处,小船和突然出现的一头美洲豹相隔还不到十米远,把船上的人吓了一大跳。玛利尖叫一声,医生慌忙举起了枪。西克尔制止了医生,没让他开火,因为他看得出,这头美洲豹不会扑到水里来攻击人的。此刻,它只是好奇地看着船上的人。

我们坐牛车启程,8天后什么样的“路”也没有了,我们又骑马走了12天。野地湿滑,马容易陷入泥淖,于是我们弃马换牛,这样又走了10天。接着,我们乘独木舟在玻利维亚布兰科河上航行了1个月后,进入了巴西登陆。

  这倒使探险队员们得到了一个近距离观赏它的好机会。这可是观赏动物园铁笼之内的美洲豹所不能比拟的啊。

我们从一个族到另一个族,常常跟10来个土著在一起。他们替我们挑行李,做我们森林中的向导。我们付给他们“钱”。当然,他们是不用钱的,所以我们付给他们梳子、镜子、手巾、小刀、斧头和盐。因为这个缘故,我们路上没有遇到困难。

  接着呈现在队员们面前的奇观是飘浮在河湾水面的一大片“维克多利亚·利吉亚花”——也许这是世界上最大的花,跟卷心菜一样大,有红的也有白的,花间飘浮着两米直径的大叶子,比大圆桌面还大不少呢!  队员们很庆幸当天的好眼福,但等待着他们的那个夜晚却是十分的凶险。

但是当我们一走近传说中吃人的图帕利族时,还是感到难以抑制的紧张。我们两男两女悄悄地走近公社的村舍,没有被图帕利人发觉。我们偷偷地走到了围绕着这座大村舍的一行灌木丛中。看到院子里约有20个人,其中有妇女和儿童,他们毫无戒备地在谈笑着。我们提心吊胆地看着他们,这是我们一生中千载难逢的机会。但是又想,要是接近他们,我们还能活吗?

本文由皇家国际▎永久官网发布于文学天地,转载请注明出处:她们想吃了别人的神魄来扩展和煦的神魄,还也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