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想知道,不正是我喜欢的白马王子的样子嘛

作者: 文学天地  发布:2019-09-28

这段往事存在我心深处最僻静的角落,我只在独自一人的时候经久回味。几欲冲动写下, 总觉得不能言尽其美。今天记下,以纪念远逝的少女情怀。

他想知道,不正是我喜欢的白马王子的样子嘛。清早,我醒来,不期然,正对上一双沉静如黑夜的眼。 “早!”清爽的笑容出现在卫非好看的脸上。 “早!”我缩缩头,很自然地往他怀里靠过去。 “还记得你昨晚答应了我什么?”他的手在我的发上轻抚着,很舒服的感觉。 “嗯?……什么?”我闭着眼,暗暗享受从他身上散发出来的清香。 “……” “是什么?你说啊?”我等着,头顶传来的却是一阵沉默。 “嗯?”又等了几秒,我忍不住抬头,就看见一张明显不高兴的脸。 “怎么了?”我向上睡了一点,与他平视,拉着他的睡衣领口,半趴在他胸前。 “你真不记得了?” “不记得。”我肯定的摇头,在看见他眼中的不满后,眨了眨眼,笑道:“对于我不想回答的问题,我自动遗忘。” 他愣了一下,才不高兴地说道:“你故意的?!” 看着他孩子般的神情,我呵呵地笑,“我都说了,不想回答,你一定要逼我,我只好暂时应付你一下。”说着,我坐起来,下床,“我上班要迟到了。——我说过,以后也许有一天,我会告诉你的,但,不是现在!”我回头笑着抛下一句,不再看他,拉上浴室的门。 一年前,我们回国,然后在某一天,我“无意”中透露,其实在我们达成共识的那晚之前,我就已经因为程然的一句而改变了观点,决定不再执着于过去的不快。而从那以后,卫非便对我和程然那日的谈话变得十分在意。每每谈起,他一向平静的脸上都会露出好奇与吃醋混合的表情,他想知道,究竟程然对我说了什么,居然短短的一次见面,就能改变我的想法。 我靠在洗手台前,回想当日在酒店的情景—— “对不起。”我看着程然说道。虽然我很不想说出这三个在我看来有辱感情的字,但,此时此刻,我不得不说。 “我了解。”他坐在我对面,落寞地点头。 “原本以为,我有很时间和机会,却没想到,突然间,你就已经成了别人的女朋友。” “我和卫非很早以前就认识了。”他的表情让我也很难受,但我想一次解决这件事。 “我知道。”他点头,“我问过齐放了,他告诉我,你们以前就曾是情侣。” “嗯。” “我并不清楚你们后来为什么会分手,只是听齐放说,他伤害了你。”他看着我,带着寻问的眼神。 “是的。” “那么,现在为什么你又会与他和好?” “我并不是想冒犯你的隐私,”他补充着:“只是,既然曾经受了他的伤害,你为什么……” 我看向他,他虽是在问我,脸上却不见疑惑,似乎只想确定什么。 我深深地吸了口气,答案我早已有了,只是对他来说,也许很残忍。 “因为我爱他!”我看着他身后的某一点,坚决地说。 “呵……”他看着旁边的窗户,突然发出一阵低笑,笑声中有苦涩和无奈。 半晌后,他转过头,嘴角仍若有若无地向上勾起,“……其实早在我来这里之前,就已经知道这个答案了,我只是想听你亲口证实我的想法。” 他停顿了一下:“你知道吗,在我的感觉里,你虽然看起来很温和,很好相处,但是事实上,你总是带着一丝疏离和淡漠,也许这连你自己都没察觉。但是今天,你居然会这么干脆肯定地对一个男人用上‘爱’这个强烈的字眼!我不得不说,我很嫉妒卫非。” 说完,他站起来,拉着我的手:“但是和他比起来,我迟来了很多年,虽然有不甘心,但也无可奈何。特别是在刚才你说你爱他的时候,我就知道,自己已经没有希望了。” 我微低下头,看着地面,不知该如何接话。 “小晚,你好像还欠我一件生日礼物吧。”他突然换了个话题。 “嗯?”我抬起头。 “给我一个拥抱!朋友一样的拥抱,好吗?” “……嗯。”面对他一脸真诚,我无法拒绝,也不想拒绝,因为,他本就是我的朋友,也很开心他仍能当我是朋友。 温热的胸膛向我靠近,然后,他的手臂圈住了我。 “小晚,如果你真的爱他,就珍惜和他现在的相处吧。否则,如果失去了,对你们,都将是又一段痛苦的回忆……我希望你幸福……” 就是这句话,让我在从酒店去医院的路上想了很久。程然说的对,为了过往的一段经历,而不珍惜现在的机会,最终将换来另一段令我后悔的回忆。我爱卫非,这一点,从以前到现在,从没改变过。即使曾经,我欺骗过自己,但至少现在,我再次正视了这段感情。而我,也应该相信他,相信那晚在病床前,他给我的那座城堡的许诺…… 所以,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我应该感谢程然,他让我在最矛盾的时候,终于找到出口。 重新拉开浴室的门,我看见卫非已经坐起,靠在床头。 “你不是下午才去公司吗?不多睡一会?”我过去顺手拿起梳妆台上的项链,回到他身边坐下。 他接过项链,抬手为我戴上。 “在家吃完早点再出门,路上小心!”我转过身,他拍拍我的脸。 “知道了。你也记住,不准太累!”我轻轻将头枕在他胸前,伸手环住他的腰,在他背后有一下没一下地揉着。 “嗯。”他抬起我的脸,在我额上轻轻吻了一下。 “我该上班了。”我笑着想起身,却被他搂得更紧。 “再陪我一会儿,算是弥补你昨晚对我的欺骗。”他清澈的眼底有盈盈笑意。 “不行!”我听着他孩子般耍赖的语气,忍不住吻了吻他的唇,“我又不像你!我是打工的,我可不想被扣薪水。” “没薪水也没关系。我养你……”他一手按住我的头,不让我离开,修长的手指在我的唇上来回摩挲。 “……你能养我多久?”嘴唇因为他的举动而麻麻痒痒的,却又舍不得这种感觉,不想起来。 “一辈子够不够……”他边问边捧着我的脸,在我的唇上印下一吻。 “嗯……我考虑一下。” “那你能不能连同另外一件事也一起考虑一下?” “什么?” “嫁给我,好不好?” 我们的脸靠得很近,近到我足以在他深邃的眼底看见认真的火花。 “……考虑。” “多久?” “很久……” “有没有办法快一点?”他再度欺上我的唇。 “……如果有什么我喜欢的信物摆在我面前,应该可以考虑快一点……”圈着他的腰,享受着那柔软温热的触感,我漫不经心地回答。 “粉色的好不好?”他稍微离开一点。 “嗯……随便——” 我闭着眼,再度碰上他的唇…… 阳光透过薄纱窗帘,照在墙上的巨型油画上。我颈间的项链,正闪烁着晶莹剔透的水晶光芒。

不爱

就算是浪漫吧,我的初恋,初吻和初次都交付于他手上。

每个少女都有一个公主梦,梦中有璀璨的水晶鞋、南瓜马车、白马王子,当然邪恶的皇后自然也是必不可少的,梦的最后王子和公主幸福的生活在了一起。

当他第一次揽我的腰的时候,已是我们相恋半年之后的一个雾雨蒙蒙的冬夜。我惊慌如小鹿一般迅速跳开,犹疑地四下张望,生怕被人看见。我们都是刚破土的青青嫩笋,对男女之事既好奇又抗拒。

我叫燕子,我的梦却不是这个结尾。王子拿锤子砸碎了水晶鞋,破碎的水晶块不均匀地铺了一地,窗外的落下的阳光被水晶折射得刺眼。王子捡起了一块有尖锐棱角的水晶,快而有力地刺进了我的心脏。血液汩汩地流了出来,我看到了,鲜红的颜色,赤莲在白色的床单上绽开。

搂了腰之后,恋爱的进度明显加快。我还记得他第一次吻我的时候,我几近晕到,身体似乎如浮云般在半空中飘荡,灵魂出窍。但思想却固执地清醒着,感受他的舌尖在我齿边不确定地游移,若即若离。以后他曾问我喜欢吗?我说,不喜欢,很恶心,第二天不敢吃饭,怕把他的口水咽下去。他大笑,说我这是处女的洁癖,冰清玉洁地不许人来玷污。"你知道么?白纸就是用来被人作画的。你是那块画布,而我就是你生命的画师。”

已经好几天了,每天都在这样可怕的结局中吓醒过来,泪水浸湿了枕巾。我多想能够将痛苦写入白纸,折出千纸鹤的模样,让它把我的痛苦带走,带到那浩瀚的苍穹和无垠的大海,只要不要在我心中就行。

在我们相识整一年的时候,我把自己交给了他。我都不原回想那尴尬的第一次,那种挣扎的痛苦令我心碎。我并没有准备好把自己交给他,我还小,心理的承受力不足。至少当时我是认定自己的第一次应该在洞房花烛夜的,而那时,我只有20岁,离婚姻还远。正如你们所说的,男人的欲望到来的时候如排山倒海,我不需要性,只爱就已经很好了,可我爱的人呢?我如何忍心看他在欲火中煎熬?

他叫anthony,就是安东尼啦,比我大五岁,是这个梦的男主角的名字。我们的名字放在一起显得真不搭,好几次我都很嫌弃自己为什么有这么一个老土的名字。安东尼是我们班长的哥哥,是班长介绍给我的。蓝天与月光、星空与海洋、慵懒的猫和浓郁的咖啡,他给我讲述了一个五彩斑斓的世界,从我第一次和他聊天的时候,就渐渐地喜欢上了他,一发不可收拾。

我们在床第间搏斗了很久,我无声但很坚决,从天明到天黑。夜半两点的时候他终于放弃,颓丧地穿好衣服,吻吻我的额头,独自在沙发上抽起烟来,烟头在夜幕中或明或暗。我突然间有种母性的心疼,第一次把这个男孩当男人来看待。我一个人在房间内呆坐很久,鼓起勇气,将自己脱光,站在他面前,拉他的手放在我平坦紧绷的小腹上。少女如丝般的肌肤在暗夜中闪烁着荧光。整整一天如野兽般的撕扯,推阻突然间趋于平静,他伏在我身上,安静地吻我,我既不回应也不拒绝。由于也是他的第一次,他竟然找不到地方,如迷路的孩子般在门外乱撞。是我,用手牵引着他进来的。在进门的一刹那,我倒抽着凉气,不由自主地向后缩身,令他心痛到不敢动。在匆忙间,他迅速丢盔弃甲,逃之夭夭了。第一次,我竟没有见红。直到第三次,他积累了一些经验了,按住我不让我逃脱不让我动,并不顾我苦苦哀求,坚决挺进,我才看到片片红缨飘洒在我天蓝的床单上。“我会娶你。”他说,5年之后,他也是那样做的。而5年之中故事之长,足够写一部流行小说。

在一个冷风刺骨的冬天,第一次见到他,白色的耳机线旋绕在棕色大衣前,清爽干净的脸,不正是我喜欢的白马王子的样子嘛。

若干年后,当他看见我在他身上稔熟地忙碌的时候,他说他依旧清晰地看见那个无助的白皙的女孩,在他身下痛苦地蹙眉,一声不吭,指甲欠进他的肩膀,泪水顺着眼角肆意流淌的忧郁之美。

“你好,我是燕子!”我招了招手。

而我说,昙花之所以美丽,是因为仅此一现,正如流星划过天空那独一无二的优雅的弧度。

他把目光落在了我的身上,脸上阳光的笑容收敛了点弧度,神情中露出了点失落。

“你好,我叫安东尼。”他礼貌性地回应了我的招呼。但是他温润的声音缓缓地攫住了我的心,一点一点,慢慢收缩。

我们吃了顿异常尴尬的饭,全程我都魂不守舍,他抛出的话茬,我都以恩恩或者点头结束。我不敢把目光落在那无暇的脸庞之上,生怕我污浊的眼神脏了那干净的脸。我自顾自地吃着跟前盘子里的饭菜,小心翼翼,想装出一副淑女的那样,但是又浑身不自在,极细微地变换着自己的动作,尽量不让别人看出自己的窘促。

幸运的是,我们进餐的时间并不长。很快,我们就被班长吵嚷着去唱歌了。趁着班长离开的时间,他第一次牵起了我的手,他的手很有力,指节修长。当我的手被他握着的时候,我感觉那便是我的全世界。当他吻到我的嘴唇的时候,我羞红地闭上了眼睛。第一次接触到了男生的舌头,如此的温热、柔软,我似乎被他融化在了他的嘴中。虽然在喧闹的KTV,但是整个世界阒然无声,唯有自己的心跳声清晰可见,心跳急速上升,局促的我把手悬在了半空中,不知何往。

他就是我的王子了吧,当时的我这样想。

本文由皇家国际▎永久官网发布于文学天地,转载请注明出处:他想知道,不正是我喜欢的白马王子的样子嘛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