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第一次有偷的念头是看到她的钻戒,这个小偷

作者: 文学天地  发布:2019-09-28

1

贪欲缘于疏忽。你被偷,是因为你给了小偷伸手的机会。我第一次有偷的念头是看到她的钻戒。那时候戴钻戒的人不多。而她不是个招摇的姑娘,文文静静,却戴了个非常招摇的大钻戒。大到冬天非常柔软的阳光透过玻璃窗射进来的时候,若不巧她在伏案写字,钻戒折射的光芒映在我的桌面上,会有一个硬币大小的光圈。聊天的时候,她说是美国的姑姑送的礼物。我原本也就跟大伙凑一起看两眼,与自己无关地夸赞两句。生不带来死不带去,并没有什么了不起。我一点也不曾想到,就为这一只不能吃不能穿的钻戒,也许我的终生就此有了污点。春天的时候开订货会,我们在梅垄饭店附楼弄了个总务房间,公关部乱糟糟地出出进进,收到的花篮,准备分发的礼品,从冷餐会上带下来的点心,堆满了不大的房间。套房里面总务处长带着一群小丫头们忙里偷闲打拱猪,纸条贴满一脸。“我去一下洗手间。”她说。再过一阵子,我也想洗把脸。昨天为筹备今天的开幕,一夜未睡,眼睛红得像兔子而脑袋沉得像麻袋,一会儿还要给老总准备闭幕致辞,得赶紧清醒过来,千万别迷糊了。洗完脸,洗完手,转身拿手巾的时候,我看见她的硕大的钻戒落在洗脸台边。贪婪源起只需要0.001秒的时间。人性之初一定有龌龊藏在你内心无法看见的角落,平日的向善甚至是多年的教育都无法将那委琐挖掘出来。只需要那0.001秒,占有欲突然就蓬勃生长,好像核泄露后的硕鼠,很快就占据了整个思想。人做小偷是不需要训练的。即便是陡然升起的意识,也可以做到不慌不忙,我仿佛在众目睽睽之下一般装作不经意将戒指顺手带到水台边缘。在挂回毛巾后再不经意地一拨,戒指就非常“巧”地掉进了梳妆台下的垃圾筒里,我甚至可以做到目不转睛地盯着镜子里的自己,只用余光扫了一眼。即便洗手间里只有我一个,我也要装作若无其事,仿佛自己面对着针孔摄像机,即便将录影带翻出来查看都不落痕迹。做小偷其实很多时候并不是生活所迫,就如有人爱做间谍有人爱做妓女一样,很多时候不是别无选择,纯粹是过瘾,喜欢那种刺激,仿佛老鼠与猫之间的争逗,看看自己能不能逃脱被追捕的命运,而很多时候,其实是小偷赢。原因是,下手的那个总是漫无目的,出其不意,有时候起意甚至只因为心情或者是环境。再老练的猎手也套不住不饥饿的狐狸。我是哼着歌走出洗手间的,脸上漾着微笑,出门第一件事不是四下张望却是直奔桌子拿了块蛋糕塞进嘴里,嚷嚷着,饿了饿了,拍着处长的肩膀大喊:“蠢么你,出老K!”一点看不出门槛内与门槛外,进门与出门的我有任何不同,其实,进去的时候是平民,出来的时候已经是罪犯了。电视里拍的警察与小偷一点都不真实,充斥着剧作者的艺术夸张,真正的小偷并不是贼眉鼠眼或者所谓的做贼心虚的,那只能算是小小偷,没成熟的毛孩子,但凡大点的小偷,甚至不用惯偷,都可以做到脸不红心不跳若无其事。我当时想得非常清楚,待到一个钟头以后去会场吃饭,如果没出什么意外状况,便将那个垃圾小袋拎到门外,在丢进垃圾桶前的一刻捞出戒指,趁着饭局混乱,打个车回家,来回也就15分钟的路程吧,一个大厕所的时间,没谁会注意我的存在。然后,一个可以划开钢板的金刚钻就是我的了。虽然,我并没有想好有了这个钻石戒指和没有有什么区别。或者以后有没有机会戴出去炫耀。有了宝藏却要整天收藏着,只到半夜里偷偷摸摸拿出来看看,不能告诉任何至亲,那种天大秘密无人分享的激动也是满惨的。即使这一个钟头之内出了什么意外的话,我也并不损失什么,没什么可害怕。所有的电影都有市场,是因为生活的确不像白开水那样简单或者像设计好的情节那样按你的意愿发展。“如果没有出什么意外状况”,这是一种理想局面,是小偷的愿望,就好比老猪希望天纷降饲料,全国人民信佛教一样。没过20分钟,她就突然惊叫一声,甩下手里的牌直冲洗手间,口里嚷着:“死了死了……”恩,的确死了,我早就预见到她是找不到那个大钻戒的。果然,一声尖叫:“啊!我刚才洗手把钻戒脱在这里,现在不见了!”一堆人冲进洗手间,我挤不进这个热闹,只靠在门栏边向里好奇张望,表情与其他观众没什么不同。“水泄不通原来是这个意思。”我脑子里突然涌现这个词,想到这时候若是马桶堵塞,一定是满屋子更大的尖叫。下面就是观众一言我一语,失者前言不搭后语,当然我也很假惺惺地问了几句诸如什么时候的事啊?你会不会记错呀?别急,再找找。她眼泪都要掉下来了。雪白的皮肤下毛细血管开始膨胀,整个面色绯红,不热的春天里满头的大汗。我有点残酷地带着冷笑欣赏。以前每天看她悠闲淡定,说话慢条斯理,做事按部就班,从没像今天这样失态过。不过即便在失态中,她还是满好看的,那种焦急叫人有种暗暗的可怜。“刚才谁在你后头上的厕所啊?早上谁上过厕所?”处长这话问的,出拉一下N双手都举起来了,“我反正没见。”“我也没见。”“我都不晓得什么时候的事情。”每个人都赶紧撇清。人多嘴杂,这时候我不表态也没人注意我,就当我也表过了吧,反正我也跟着哼哼了几句。“你什么时候上的厕所?”这话是我问的,完了我好赶紧装作仔细回忆的样子,其实我用脚指头猜都猜得到,那么乱哄哄一屋子人,有人注意过我进厕所才怪。谁知这姑奶奶是一马大哈,突然就愣那里了,想半天说:“我没看时间,反正不久以前,也许8点多?”哈哈,笨蛋,若不是我干的,我都想提醒她明明也就40多分钟前吧,哪到两个钟头?打牌都打得不知钟点了。“我跟你讲,肯定是那帮实习丫头干的,小姑娘眼皮子浅,没见过世面。”薇跟我咬耳朵。薇跟我同事已久,两个人天南海北出差过,同住一室,俩人的内衣内裤,首饰钞票满宾馆乱丢也互相之间没出过事,她绝对不会猜疑到我。“别瞎说,也许她打牌打昏头了,昨夜又没睡,没准过会从包里找出来了也没一定,你别冤枉小丫头,没凭没据的,一辈子的名声呢!”我认真推了薇一把。“不行就报警吧!”老大姐还是很有头脑的。通常敢第一个说出这话的,都是心底坦荡荡,搜身都不怕的。其实,搜身我也不怕,哪怕当着男警察脱得一丝不挂。“不好,订货会是公司的大事,出了这档丑闻,等下警车呜啊呜啊开过来,挨个盘问,我们公关部什么都干不了了,老总要大发雷霆,影响太坏。”处长明摆着不想为她而坏了前程,说老实话,她的不小心造成的结局,又没谁砍她手指,又没谁拿刀逼她脱下来,从定性上说应该算遗失而不算盗窃。(当然,我心里也这样想的,我只能算是拾到失物未交公或是未归还失主罢了。)她一听这话就绝望了,知道自己就这样被牺牲了。哇地哭开了。真没出息,不就好几万块钱吗?当着众人咧着嘴巴,一点不雅观,牙豁都露出来了。薇特讨厌,这时候就显着她了,她特义愤填膺,打抱不平,觉得不能平白无故便宜了那贼,或者说是便宜了我。我想屋里每个人,除了我,大约都在想,不晓得叫谁贪去了那好几万了。“屋子就这么大,人就这么多,都是自己人,又都不是外人,这屋子就自己公司的人能进,里外不超过20多,都脱光了亮相,自己自觉,不愿意脱的就有嫌疑。包也都倒过来让大家检查,我提议的,我第一个,处长你先进里间不要出来。”薇已经开始在解外套的扣子了,我倒!情势有点古怪。真有几个姑娘犹疑着将手放在扣子上时解时扣。“我反对!”站出来的还真是个新近来公司实习的大学生,小丫头大约从没见过这阵势,有点牛犊不怕虎,再加上也许是处女,特不愿意将私处暴露出来,非要将裸体与尊严等等等等联系在一起。明明不干她的事非要站出来喊一嗓子。得!省我抗议了。虽然我不怕脱,但我也不想脱。春天正是换季时,怕感冒。“人家都不反对,就你反对,我看你倒应该第一个脱!刚才我还说呢,有些小丫头眼皮子浅,没见过世面,看样子没说错啊!”薇扭头冲我得意地扬扬脸,一脸的蔑视。“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那女孩看样子挺泼辣,不是那种可以任意拨弄的小丫头,目光喷着火冲着薇直着就走过来了,还很不饶人地一把抓住了薇的前襟,一点不怯场。我已经决定,这小丫头实习完了就把她打发回去,跟处长说几句小话,一看以后就不是好差使的模样,谁进公司不是几年小媳妇?她看样子就不是做小媳妇的主儿。小丫头太不了解薇了,薇那是多横的混世魔王啊!什么阵势没见过?当年去乡下划地做度假村的时候,村民拿着锄头在后头追我们打,包括副老总都非常狼狈地抱头鼠窜,她却从地上抄起快砖头冲着村民就丢了过去,扔得那个远啊!怀疑她当年在大学里一定是丢铁饼的。估计也是没吃过亏。幸好军人出身的司机非常警觉地一把抱住薇伏身窜回车里一踩油门溜了,不然那丢到后车窗,砸出N大个窟窿的锄头一定是破了薇的相了。你想,那样泼的孙二娘能怕了眼前的小丫头?薇一把拨拉开小姑娘的手,一搡把小姑娘搡出去好几步,一步步逼回去,手指头都戳到小丫头的脑门了,说:“我还没点贼的名儿呢?你慌张什么?迫不及待跳出来?你算哪根葱哪根蒜?真是一不留神妖魔鬼怪都蹦出来了。你说你没拿,你说你没拿,你拿证据出来!不脱,不脱就是心里有鬼。满屋子人,老老少少,哪个都不反对,就你反对,你以为你肉体比人家都美?也不看你的地包天,也不看你的荷包蛋,要腰没腰要腿没腿,除了心虚,我实在找不出更合理的解释。”薇的肢体语言咄咄逼人。将小姑娘从嘴巴指到胸再指到腰最后指到腿,刻薄地点评一遍,几句话就已经将小姑娘羞辱得连跳楼的心都有了。对于未婚的,没出校门的小丫头来说,说她难看简直比说她是贼更伤她感情。果然,小姑娘被薇的手指尖逼到退无可退,而和她一起来实习的小丫头们见状都噤若寒蝉,即便有反对意见的都不敢言。小丫头在众目睽睽之下顶着贼的帽子被批斗成妖怪,羞愤难当,刚才还一脸坚强,这会就眼泪掉下来了,嘴里只反复说一句:“你诬赖好人,你诬赖好人……”词穷了。我最终决定放弃做小偷这一项很有前途的职业,虽然我非常有潜质,既不招摇又不特别出位,藏在群众中不显山不显水,表情还特无辜,随着情势的变化做出相应的惊讶,愤怒、悲伤或焦躁,是因为失主的一句话。局势在一触即发的情势下,她的一句话改变了我这一生冒险的尝试,算挽救了我的灵魂吧!她带着哭腔走到薇面前,拉开薇,拉开哭着的小丫头,摇着手,眼泪一串串掉下来:“算了,我不要了,都怪我自己不好,我太粗心了,怪不得别人。谁都没拿,也许被老鼠偷走了。”她突然就蹦出来一句大胆的推测。要不是局势不容许我喷笑,我也许就要笑出来了。老鼠?我是老鼠?我是一只爱钻石的老鼠?不吃蛋糕不吃糖果,却将钻石拖进洞里?女人在情急的时候的幻想是非常有趣的,堪比火星撞地球的大胆推论。有一个日本故事叫做敦厚的诈骗犯。我想我可以与那个诈骗犯媲美。我注定不会是一个成功的小偷,虽然我有敏锐的观察力,细致的筹划力,卓越的镇定,冷静的头脑,但我最终失败在我的心善。就好像允许颗粒无收的百姓吃自己肉圆的皇帝一样,我慷慨地将其实已经一大半到口袋的钻石贡献出来了。我非常委婉地轻轻说一句:“都别吵了,什么都没搞清楚呢,就忙着抓贼。仔细找过没有?你确定你就放在盥洗台上的?人经常会糊里糊涂的,再加上这里这么乱。大家都把东西归归类,重新找一遍,这才是办法。”我的主意轻易就化解了僵局。这个主意叫领导们喜欢叫群众们拥护,大家主动分片开始搜寻屋子的每个角落。我自然就靠到失主身边说,我陪你找找洗手间看。我们再仔细找一遍,说不定给冲到浴缸下面去了,那就真没了。然后拍拍她的肩。我和薇和她一起在不足5平米的小房间里撅着屁股展开地毯式搜寻。我甚至将肥皂盒都倒过来,装模做样地对着灯光看来看去。又将水塞拔出来,拿了个手电筒往水管下面照来照去。“你刚脱哪里了?”我问她。她跟个木头人一样就看我和薇忙着,“我就放这里的。”她随手一指,位置倒是大差不差。我又趴到大理石地面上拿着电筒左照右照。还把垫脚的“WELCOME”的垫子翻了个个儿。“你会不会一不小心拨拉到地上了?地上没有啊?奇怪,那还有可能在哪里?”我其实都烦了,她好像很榆木疙瘩,我都点拨成这样了她还不知道说一句垃圾桶,我实在不想主动点出那个藏圬纳垢的地方,因为刚才我好像看见里面还有一块别人丢进去的卫生巾,我有洁癖,不想用我的手指头去翻。也不想做得太明显,免得人家怀疑提出重新找的是我,找到的又是我。还好,天无绝人之路。我当时都累了,若是那榆木再不醒悟,我就只好被逼再次成贼了。贼把失物都送到她眼批底下了她还视而不见,贼只好被迫收回好不容易贡献出的一点善良。幸好关键时刻薇挺身而出挽救了无奈的贼。薇大胆推测,会不会掉到垃圾桶里了?你这么一挥手,一没注意……我不接下茬,只抬头鼓励地看着她。她突然就两眼放光了,仿佛回忆出自己那么一挥手的样子,连声喊着对对对,然后不顾污秽地将芊芊玉指伸进垃圾桶里。果然,一枚硕大的美钻戒指,伴随一声欢喜到极点的尖叫被发现。这个故事原本在这里应该划上一个句点。以我完美的人生不带一点瑕疵告终。我可以在我去世以后的墓志铭上写,我这一生是光明的。当然前提是在我剩下的日子里没有什么诱惑引发我新的犯罪欲念。历史的车轮总是沿着原有的轨迹向前滑行。历史上的昨天和今天,历史上的去年和今年,历史上的某个朝代与这个朝代,都是同一个翻版。事过境迁,好几年后,我换了好几个工作,跳了好几次槽,工资翻了好几倍,我的手指上也戴了个好大的钻戒。大到,当我躺在夏日的沙滩前晒太阳的时候,阳光折射钻石的影子可以在沙滩上留下一个袁大头般饱满的五彩光点。现在,我是某公司公关部的主管,手下也有兵马几百。小姑娘们还是不同种族不同肤色,语言南腔北调说起话来全靠连蒙带猜。我就在公元某年某月某日雅加达的一家海边度假村又开个订货会。回到会场的准备间,我洗手的时候因为指环里塞了几颗沙子,磨得我的皮肤生疼,我将钻戒取下。洗到一半,听到外间手机爆吵,冲出去一接,老板找。等去了老板房间,一顿缠绵,穿戴整齐,化完妆后,一抬手,发现钻戒不见了。冲回准备间的盥洗室,打开房门,一看洗手台,如我所料空空如也。我已经不是当年的我了。当年我还是个嫩丫头的时候就已经可以搞定一切,现在摆平这几个小丫头,应该是绰绰有余的。我只是想证实一下,是不是每一个贼,都会在关键时刻良心发现。我没有惊叫,也没有失落感,只那么随便走到门前,将大门一掩,笑一笑说,大约45分钟前,我在这里洗手,将钻石戒指落在盥洗室里面了。我知道你们中某位好心的姑娘替我收着了,非常感谢,等下麻烦你送回我的房间。多谢。翩翩然,我打开房门,走了出去。我这样给她们面子,没道理我的戒指不回来。即便不回来,我也有办法。信不信由你。晚上11点,我回房,找了个遍,从桌子到床到沙发到地毯都翻了翻,没有。什么都没有。尽管这一天我的房门都是大开的。好!执迷不悟,你有张良计,我有过墙梯。给脸不要脸,不要怪我手段毒辣了。半夜三点,我溜回准备间的盥洗室,先将里面仔细搜查了一遍,包括垃圾袋,什么都没有,连位置都没变。我爬上盥洗台,将我随身带的WEBCAM架在房顶的玻璃镜边。跳下来,拍拍手,心满意足地走向老板的房间。第二天一大早我就召集全体人员开会,手里拿了卷我放在微型摄像机里的录影带,带着姑娘们走进盥洗室满脸微笑地说:“昨天,我给她一个机会,可惜她没有珍惜,我希望拿我钻石戒指的人悄悄放回去,但是她好像很不识抬举。我既然当时不追究,一定是因为我有把握可以捉住她。本着惩前毖后,治病救人的精神,我再给你一个机会,请你今天晚上将戒指放回到我的房间,这一天,我的房间门都不会锁。否则,我就真的要看这卷录象带了。我现在跟你们保证,我并没有看过这卷带子。因为,我不想我们这么久以来培养的团队精神,我们良好的关系就这样毁于一旦。每个人都有一念之差的时候,我非常理解。我举举手里的录象带,又指指拐角不起眼的WEBCAM。我相信不会有谁的神经如此坚强,在这样的重压之下依然保持面无表情,我的眼睛就像探头一样在一张张面孔前划过,仔细捕捉一丝细微的紧张。很遗憾,我什么都没找到。但我不打算原谅这个无良的贼了,今天即便她主动放回我的房间,我也认为那是迫于压力,与我当年的境界是无法相提并论的。我这次真的在房间里装了另一个小摄像机,我现在的确好奇,究竟是谁干的?我内心有个底限,我会解雇她,给她个教训,却并不报警。还是那句话,对公司形象不好。这一天,我等得很焦躁。跟客户聊天的时候心不在焉,常环顾四周,看看哪个姑娘缺场,尽管每个姑娘都会时在时不在,我会暗自揣测,她是不是去我房间了?我需要极大的定力才能克制住自己不回房间去迅速发现那个惊喜。又是半夜11点,晚会结束。我带着无比激动的期待奔回房间在任何显性或隐性的角落,包括地毯下面,窗帘后面和卫生纸卷里面,我都翻了,什么都没有。我突然就有种自己玩自己的感觉,自作聪明。想想自己昨天半夜不睡,上蹿下跳,忙里忙外,沾一身木屑,以为在跟贼一较高下,其实,就好比是猎人下的套,总下在狐狸不经过的角落。我什么都没捞到。现在的姑奶奶不比当年。一赛一的狠。我好像老了。跟贼玩,很危险,也很有挫败感。幸好我不是当年的失主她,丢一个钻戒,我心疼得很,不过没那么心疼,不至于眼泪往下掉。不久,我就能再买起一个,因此令我懊恼的不是丢戒指本身,而是我终于明白,历史只是相似,而不会相同。故事的结局,我们永远都猜不中。

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别多。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特别适合梁上君子活动的日子,一个小偷悄么声地潜入了一个有了年头的小区里,这个小区的房子已经上了年头,门窗大多已经陈旧,大多数房主已经把房子租赁住区了,这个小区也是是一些上班族远大的郑漂梦的一个避风港。

贪欲缘于疏忽。你被偷,是因为你给了小偷伸手的机会。

图片 1

我第一次有偷的念头是看到她的钻戒。

一个黑衣男子在小区里转悠、大量,其实他已经在这里踩了两天的点了,盯上了小区东北角的一个2层。在晚上10点的时候,他悄悄地潜入了这户人家,一进去就听见很大的音乐声,正好能掩盖住他的脚步声,他脚步轻轻地移动,发现一个女士躺在床上敷面膜,他就在洗手间的梳妆台上发现了一些女性首饰,顺势就带走了。

那时候戴钻戒的人不多。而她不是个招摇的姑娘,文文静静,却戴了个非常招摇的大钻戒。大到冬天非常柔软的阳光透过玻璃窗射进来的时候,若不巧她在伏案写字,钻戒折射的光芒映在我的桌面上,会有一个硬币大小的光圈。聊天的时候,她说是美国的姑姑送的礼物。我原本也就跟大伙凑一起看两眼,与自己无关地夸赞两句。生不带来死不带去,并没有什么了不起。我一点也不曾想到,就为这一只不能吃不能穿的钻戒,也许我的终生就此有了污点。

见房子里人还没睡着,小偷也不敢多待,得了好处就走,但是做了亏心事,哪有心安理得的事,这个小偷居然没有走正门,选择了从东北角处翻墙,刚翻到一半儿,就听见有人喊他,吓得他一脚踩空就摔了下来。原来过来的是保安大爷,虽然大爷年纪老,可年轻的时候当过兵,一点都不怕这个小伙子,三下五除二就拿下了他。

春天的时候开订货会,我们在梅垄饭店附楼弄了个总务房间,公关部乱糟糟地出出进进,收到的花篮,准备分发的礼品,从冷餐会上带下来的点心,堆满了不大的房间。套房里面总务处长带着一群小丫头们忙里偷闲打拱猪,纸条贴满一脸。

图片 2

“我去一下洗手间。”她说。

经过他的交代,这才知道事情由来,于是乎老爷子带着这个小偷去还失主的首饰,“砰砰砰”几声敲门后,门打开了,开门的是一位敷面膜的女子。老大爷说:“还在敷面膜呢,你知道你家遭贼光顾了吗?我刚才在楼下巡逻碰到抓到一个小偷,刚从你家偷完出来。”女子见状,十分诧异,自己竟然浑然不知,忙的摘下了面膜,虚心地听保安大爷教诲,并对保安大爷进行了感谢。

再过一阵子,我也想洗把脸。昨天为筹备今天的开幕,一夜未睡,眼睛红得象兔子而脑袋沉得象麻袋,一会儿还要给老总准备闭幕致辞,得赶紧清醒过来,千万别迷糊了。

图片 3

洗完脸,洗完手,转身拿手巾的时候,我看见她的硕大的钻戒落在洗脸台边。

毕竟一个小姑娘家住就不安全,而且还没有防范意识,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对于常年一个人在家的年轻人,尤其是女孩子,更要注意安全,这样才能避免一些悲剧。

贪婪源起只需要0。001秒的时间。人性之初一定有龌龊藏在你内心无法看见的角落,平日的向善甚至是多年的教育都无法将那委琐挖掘出来。只需要那0。001秒,占有欲突然就蓬勃生长,好象核泄露后的硕鼠,很快就占据了整个思想。

此文章为MM元原创,特此声明!

人做小偷是不需要训练的。即便是陡然升起的意识,也可以做到不慌不忙,我仿佛在众目睽睽之下一般装做不经意将戒指顺手带到水台边缘。在挂回毛巾后再不经意地一拨,戒指就非常“巧”地掉进了梳妆台下的垃圾筒里,我甚至可以做到目不转睛地盯着镜子里的自己,只用余光扫了一眼。即便洗手间里只有我一个,我也要装做若无其事,仿佛自己面对着针孔摄象机,即便将录影带翻出来查看都不落痕迹。

做小偷其实很多时候并不是生活所迫,就如有人爱做间谍有人爱做妓女一样,很多时候不是别无选择,纯粹是过瘾,喜欢那种刺激,仿佛老鼠与猫之间的争逗,看看自己能不能逃脱被追捕的命运,而很多时候,其实是小偷赢。原因是,下手的那个总是漫无目的,出其不意,有时候起意甚至只因为心情或者是环境。再老练的猎手也套不住不饥饿的狐狸。

我是哼着歌走出洗手间的,脸上漾着微笑,出门第一件事不是四下张望却是直奔桌子拿了块蛋糕塞进嘴里,嚷嚷着,饿了饿了,拍着处长的肩膀大喊:“蠢么你,出老K!”一点看不出门槛内与门槛外,进门与出门的我有任何不同,其实,进去的时候是平民,出来的时候已经是罪犯了。电视里拍的警察与小偷一点都不真实,充斥着剧作者的艺术夸张,真正的小偷并不是贼眉鼠眼或者所谓的做贼心虚的,那只能算是小小偷,没成熟的毛孩子,但凡大点的小偷,甚至不用惯偷,都可以做到脸不红心不跳若无其事。

我当时想得非常清楚,待到一个钟头以后去会场吃饭,如果没出什么意外状况,便将那个垃圾小袋拎到门外,在丢进垃圾桶前的一刻捞出戒指,趁着饭局混乱,打个车回家,来回也就15分钟的路程吧,一个大厕所的时间,没谁会注意我的存在。然后,一个可以划开钢板的金刚钻就是我的了。虽然,我并没有想好有了这个钻石戒指和没有有什么区别。或者以后有没有机会戴出去炫耀。有了宝藏却要整天收藏着,只到半夜里偷偷摸摸拿出来看看,不能告诉任何至亲,那种天大秘密无人分享的激动也是满惨的。

即使这一个钟头之内出了什么意外的话,我也并不损失什么,没什么可害怕。

所有的电影都有市场,是因为生活的确不象白开水那样简单或者象设计好的情节那样按你的意愿发展。“如果没有出什么意外状况”,这是一种理想局面,是小偷的愿望,就好比老猪希望天纷降饲料,全国人民信佛教一样。

没过20分钟,她就突然惊叫一声,甩下手里的牌直冲洗手间,口里嚷着:“死了死了。。。。”

恩,的确死了,我早就预见到她是找不到那个大钻戒的。

本文由皇家国际▎永久官网发布于文学天地,转载请注明出处:我第一次有偷的念头是看到她的钻戒,这个小偷

关键词: